最「潮」外衣—社會企業責任

韋漢忠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王弼 – 獅子山學會經濟研究員 (信報-P15時事評論 2007-05-22)

香港是一個很獨特的地方,獨特之處在於港人深深領會經濟自由是神聖不可侵犯(縱使大部分港人不諳海耶克和佛利民等自由市場派的高深經濟學說)。在香港,明刀明槍的社會主義是沒有市場的,披著市場至上外衣的社會主義者卻大有人在。

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ies, CSR)是今天社會主義者最「潮」外衣,企業須負社會責任,特別是大企業,聽來理所當然。但大企業已承擔了繳交稅款的責任(香港總稅收的兩成來自八百家企業),為何它們的責任還沒完沒了?

動物權益人士要求企業實行保護鯨魚計劃;女權種族權益、性向團體爭取它們的成員有「公平」的晉升機會(至於是否真公平是見仁見智);勞工團體要求企業的工作環境符合他們的要求,還干涉它們散布在世界各地的供應鏈符合他們的要求。

各種各樣的例子繁多。從前,企業老闆們能誠實對待員工和顧客,遵守法律和偶而捐獻,他們便是好老闆、好市民。如今,他們還要負上種種來自各利益團體的責任來證明他們不是唯利是圖的資本家。

濃厚財富再分配味道

知否CSR這概念帶來多少商機?如雨後春筍般的非政府組織(NGO)能夠生存並繁衍正因為企業負上了這社會責任。公關公司為企業獻謀使它們合乎CSR原則。商業機構、基金、甚至宗教團體紛紛成立有關部門並增聘這方面的專才。那為什麼說CSR是社會主義者最「潮」外衣?CSR有濃厚財富再分配的味道,但同時是你情我願、提升公司形象的投資,絕對符合自由市場原則。

無限上綱窒礙經濟

鄭經翰在五月四和五日於《信報》和《南華早報》的專欄把CSR露了底,他指出任何的政府干預都會損害香港作為自由經濟體系和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但他同時建議政府回購百分之二十五領匯股權,使領匯履行其企業社會責任。他更批評李永達的倡議(以行政方式干預)「完全違反市場規律」、「根本違背自由經濟原則」。如有不履行社會責任的企業,政府便要購入,而這又不算違背自由經濟的原則,那請問什麼才是?

領匯上市前是一個龐大而缺乏效率的官僚架構,私有化目的是提高其效率,減輕納稅人的包袱,政府介入徒令它走上回頭路,受苦的還是納稅人,今次還要加上其餘持有合共百分之七十五領匯的股東。

香港人樂善好施,有跡可尋,商人們大都樂意對社會作出額外的回饋(他們創造就業、納稅、使社會繁榮已履行了基本責任),但當甘心情願變為責任時,只苦了有心人。CSR的無限上綱只會窒礙經濟,我們必須警惕防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