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啤酒的人有福了?

王弼 – 獅子山學會經濟研究員,  韋漢忠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 信報 2007-6-6)      

喝啤酒的人有福了, 因為所減的稅都是他們的! 多謝唐司長的德政, 使市民買啤酒時可少付平均三角, 同時為他自己賺取不少掌聲, 至於啤酒商就落得貪得無厭的罵名, 還要乖乖的就範減價, 正所謂賠了夫人又折兵。 啤酒商落得如斯下場, 與人無尤, 只怪自己不懂經濟, 許下難以兌現的諾言, 使唐司長和議員們成功搶佔道德高地來否定價格由市場決定這基本經濟原則。

啤酒商曾承諾, 若政府減稅, 必會把稅務寛減所得回饋消費者。 這承諾難以兌現的原因是釐定價格的變數太多, 回饋的程度也不能量化, 正當歐羅滙格徘徊歷史高位, 大麥價格節節上升(去年升幅分別為10%30%), 還有租金、工資上升等因素複雜得連啤酒商也弄不清是否已把稅務寛減回饋了消費者。 紅酒的價格數十倍於啤酒, 減價較容易察覺, 而澳洲2006年紅酒的產量過剩, 得把五千五百萬瓶紅酒倒進大海, 所以其「回饋」較為明顯, 也拖低了紅酒的平均價格。  

在現今的社會, 誰能背上貪得無厭這罪名? 啤酒商只可啞子吃黃蓮, 可是啤酒這一類需求彈性高的貨品, 根本提供不到啤酒商貪得無厭的餘地。 為何他們不把一罐啤酒定價於一百元? 不是他們不想, 而是市場不容許, 在市場經濟中, 真正貪得無厭的商人只會自討苦吃。

誰是贏家?

今次唐司長和議員們成功以輿論否定經濟原則, 為自己打了漂亮的一仗。 但除了他們, 誰是贏家? 温家寶總理在訪問陝西豬農時指出豬肉的價格「不是你(豬農)來調節, 不是我(温家寶)來調節, 而是由市場來調節」, 我們的唐司長卻認為他可調節啤酒價格。

香港邁向計劃經濟

控制價格的後果是可以預見的, 其壞處可輕易在經濟教科書裡找到。温總深深明白這經濟常識, 可是香港的官員議員們為逞一時之功, 愚而好自用, 總是看不見或視而不見。當中國大陸一步一步的邁向自由市場、與國際接軌時, 香港卻邁向計劃經濟、屢屢破壞遊戲規則, 我們又怎不感慨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