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應採開放移民政策

王弼,韋漢忠  – 獅子山學會 (2007-08-27)

千金易得,人才難求,這永遠是老闆的心聲。另一方面,良禽擇木而棲,只要有良好的前景和待遇,又何愁人才不至?可是曾有一位操流利英、法、日語的髮型師,拿覑三張聘書來港,打算在港大展拳腳,最後卻黯然返回袓家加拿大,三位老闆也只能眼白白地看覑人才離開,究竟是誰在「棒打鴛鴦」?  我們現在的移民政策是也!金錢貨物可自由進出香港,是我們幾十年成功的基石,而從前的抵疊政策也是功不可沒。數以百萬的內地移民湧入,為香港提供了勞動力。那個時代沒有綜援,他們自力更生,各自追求自己的夢想,編織了獅子山下的故事,創造了香港這舉世矚目的經濟奇蹟。

怕外勞搶飯碗

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香港人從來就擁有一種自信,不怕競爭,反正香港遍地黃金,「有錢齊齊搵」。但自亞洲金融風暴一役後,香港人變成了驚弓之鳥,要政府保護,昨天要政府協助負資產,今天要保障工人們的飯碗。政治演員們的危言聳聽,使我們成為徹頭徹尾的港燦—在我們同胞眼中要祖國接濟的失敗者,最可憐的是香港人也開始相信這是事實。

從此,「有錢齊齊搵」變為「保住飯碗」,共同創富變成零和遊戲。政治演員開始要求為最低工資和最高工時立法,而政府也相應地收緊勞工條例。實例之一,聘請一個由英國來的十八歲小伙子當暑期工,僱主須提交二十一項文件,包括公司未來三年發展的藍圖、全公司員工的名單和人士架構。我們有理由懷疑外國人到香港工作是否比到北韓工作困難。

回歸後,新移民成了神憎鬼厭的人,一時被形容為搶人飯碗,一時又說他們只會領取綜援,是社會的負擔,到底哪句才真?到最低工資通過的時候,他們找不到工作時,那是誰逼他們成為社會的負擔?

保護主義不單發生在草根階層,專業人士也架起他們的鐵馬。從前,英、加、澳等多國的醫學精英雲集香港,他們公平競爭,攜手打造香港成為亞太區數一數二的醫學先進國。如今,香港醫務委員會為保障本地醫生利益,給海外醫生設下重重關卡,他們只可守在醫學院裏,教導我們的醫科生如何成為出色的醫生,自己卻諷刺地不能在港行醫。從前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情景已不復見,香港要成為東南亞醫療中心的前路又何去何從?

政府為防止外來的競爭,設立種種措施限制外勞進港;另一邊廂,又高呼出生率不足、未來香港勞工將緊絀,所以推出一些成效存疑的稅務優惠鼓勵生育。請問你會為五萬元的免稅額改變你生兒育女的計劃嗎?

不論有沒有這免稅額,打算生育的家庭,總懷着興奮的心情期待新生命的來臨。作為父母的,總明白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道理,我們明白嬰兒不可能立刻貢獻社會,移民卻可以。新加坡打算接納多一倍的移民,使其人口增至六百五十萬,他們不怕外來競爭,因他們明白開放的政策比我們不倫不類的輸入專才計劃更能吸引世界上的精英,這就是中國古代的智慧吧!秦國起用商鞅、張儀及李斯等客卿,終於統一大業。畢竟,香港的高官政客,哪有新加坡的熟讀史書和高瞻遠矚?

高質素新移民

我們很難想像沒有開放的移民政策,香港這幾十年來何以這樣成功。翻開香港史,我們富甲一方的巨賈李嘉誠、鄭裕彤、呂志和和林百欣,哪個不是移民?他們哪一個移民來港時是家財萬貫或學富五車?又或是通過我的專才計劃輸入香港的?我們又怎知道每天從內地來港的一百五十名內地人當中,有沒有未來的李嘉誠在其中?剛才提到的髮型師,又怎知他將來是不是另一個Kim Robinson?至少,我們知道大陸新移民的兒女中也有九優神童何凱琳。

其實,只要移民們不是落地即可享受福利(他們通常須等七年才可領取),我們又何妨容納他們?香港人,請放下「外勞搶飯碗」的觀念吧!打開天空,讓我們昂首闊步,再創「有錢齊齊搵」的盛世,使香港成為名副其實的亞洲國際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