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一錯再錯?

王弼  – 獅子山學會經濟研究員 (信報  第十三頁 08.02.2007)

歷代的中國, 統治階級剷除異見人士最常用的方法不外乎是誣以謀反, 想出一些無中生有的罪名加於政敵身上, 其想像力之豐富使人為之驚嘆。 有作家曾因翻譯大力水手(Popeye)而被統治者冠上「挑撥人民與政府感情」的罪名而被判處十二年有期徒刑, 真的無奇不有。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正所謂英雄造時勢, 香港一群年青人一反傳統, 反扣統治階級帽子, 聲稱清拆皇后碼頭乃政府去殖民地化之舉, 否定香港的歷史云云, 無中生有的程度與從前的文字獄實在有異曲同工之妙, 誰說我們的下一代沒有創意?

 

政府拆掉要這「忽然」起眼的皇后碼頭, 理由是要把馬路擴闊一點, 以舒緩中環的擠塞問題, 他們造夢都想不到此舉會被人批評為去殖民地化和否定自己的歷史。 但欲加之罪, 何患無辭?

四位年輕人穿上印有「一錯再錯」的衣服, 站於林鄭月娥身後的照片確是震撼. 但是誰一錯再錯? 每人有權利表逹自己的意見, 政府也有渠道讓市民或那些聲稱代表我們的議員反對拆卸皇后碼頭. 當時無人(或很少人)反對, 現在卻要推倒重來。 他們知否事情推倒重來的代價有多大, 會浪費多少納稅人的血汗? 一句「我們是小市民, 不可能留意每一個立法會的議題」, 就把責任推的一乾二淨。 保育人士們可否有責任一點? 如果他們每次都有勇氣去街頭抗爭, 卻沒有週詳的計劃去保衞他們認為重要的文物, 這樣是誰的錯? 在現實世界不是每樣事情都可以推倒從來。

推倒從來代價不菲

他們選擇在最後一刻搶救皇后碼頭, 是真情還是假意? 有人保衞皇后碼頭, 但為何他們沒計劃搶救亞畢諾道的政府總部? 它永遠是遊行的終點站, 總喚起我們20037.1大遊行的美麗回憶, 現在政府想將其拆之而後快, 再花過百億元另興建新總部於天馬艦, 以彰顯政府的權威, 這完全是虛榮心作祟, 既沒經濟效益、勞民傷財, 也漠視我們的回憶, 但有為何沒人理會? 的確, 在事情到覆水難收的時候行動, 才能夠成為全城焦點。 與一眾同志拋頭顱、灑熱血的保衞皇后碼頭, 豈不浪漫? 許文強衝進教堂搶婚的情景, 總是使人神往。 可是, 年青人如真的對保育有負擔, 請理性一點, 停一停、想一想, 從長計議。 有一些文物是可以以市場力量保留的, 英國查理斯王子就是其中的表表者, 集合有志之士, 買下文物予以保留, 那何嘗不是一條出路? 香港作為經濟和自由之都, 保育人士如能以市場力量保留文物, 這不也是他們證明自己認受性的方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