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的禍害

香港商報 (智庫爭鳴A04, 2012.12.01)

 

下面是一段在香港髮型屋內的真實對話:

「老闆,照舊,洗剪吹。」

「很久不見了,快坐下,看一會兒雜誌。很快就輪到你洗頭。」

「要等?以前你們出名快靚正,半個鐘頭就弄好,為什麼現在會這樣?咦!以前幫手洗頭的師傅呢?怎麼只剩下一個?難道請不起人?」

「不是請不起人,而是請回來的沒一個幫得了忙。其實我已經請過五個人幫手洗頭,不過今日竟然有三個請假,一個事假,兩個病假,你說是不是很倒霉?」

「不會吧?這樣的人你都請?」

「我當然不想請,不過總要有人洗頭,難道叫大師傅洗嗎?洗頭的夥計,來了又走,前前後後請過20多人,全都做不長,不夠半年就走,雖然我現在請了5個,但估計他們都不會做太久。」

「以前可不是這樣啊,我看阿德好勤快,我剛開始光顧的時候,他做洗頭,現在已獨當一面。那些年輕人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

「就是自從去年最低工資之後開始,他們在這裏又洗頭又掃地是廿八塊,到外面便利店只是站着也廿八塊,結果找到一份輕鬆的工作就走了。有時不夠人,我真是要求人來上班。」

 

中小企受損

這種情況,不但在髮型屋發生,不少中小企如零售、茶餐廳都因最低工資而未能聘請足夠的人手。不過如果你將這個大部分中小企都會發生的事,告訴工會領袖,請他們手下留情,來年檢討最低工資時,不要叫價太高,他們只會搬出冷冰冰的數字,告訴你最低工資實施後,香港的失業率沒有回升,更有數十萬工人受惠。對他們而言,最低工資,是一項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政策。

倘若如此,他們眼中的天堂———北歐三國,早就推行了最低工資,但事實正好相反,可見這些國家清楚最低工資的禍害。關於最低工資如何令學徒制式微,以及如何在衰退時推高失業率,本會早有論述,在此不贅。但最低工資在經濟繁榮時如何影響民生,卻值得一提。

這一年以來,相信讀者也發現,服務行業的質素下降了。洗頭時草草了事,用膳時侍應對客人愛理不理,這些都不能量化,不能統計。但香港市民卻能切切實實感受到,服務質素大不如前。究其原因,是因為僱員知道,就算這份工作做不好,被解僱了,外面還有一份最少時薪廿八元的工作等待他。當知道自己隨時都能轉工時,對現有的工作自然沒那麼在乎,服務質素也就下降。然而,工會領袖自然略去這一部分不提。他們只會提出對自己有利的數據,扮作以理服人,卻故意忽視每天中小企為確保有足夠人手營業,要哀求員工準時上班。有時我真的不太明白,所謂的工會,是否真的站在工人一方。當老闆發現最低工資愈來愈高,而每次新請的洗碗工,都不能滿足要求時,很自然就會買洗碗碟機,以後不再請洗碗工。屆時就業機會減少,受損的不就是工人?莫非工黨才是出賣工人?

 

獅子山學會助理研究員
羅繼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