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奶粉商賺取暴利吧!

信報 (經管智慧 B13, 2013.02.06)

 

讓奶粉商賺取暴利吧!因為貪錢的他們才能給母親們一個人奶餵哺以外的選擇!

讓奶粉商賺取暴利吧!因為貪錢的他們才能讓香港的孩子們有奶粉吃!

讓奶粉商賺取暴利吧!因為貪錢的他們才可真正地解決香港的奶粉荒!

還記不記得,數月前,高永文和一眾醫生與人奶媽媽曾以各種形式「推銷」人奶餵哺?

他們的人奶戰隊在各媒體大力宣傳人奶之餘,還不忘將奶粉踩在腳下:一位醫生在一個電台節目中說「奶粉同煙仔一樣!」,不少網民說:「餵哺母乳是媽媽的責任!」,甚至有節目說「生BB唔餵人奶不如唔好生!」

 

進口奶粉增逾十倍

可是現實偏偏不讓某些人如意,就在人奶戰隊幾乎取得勝利之時,香港人的眼光竟然轉移去奶粉短缺的問題上:香港的出生人口不到十萬人,奶粉需求卻因為大陸客來港掃奶粉而遠遠超出出生人口數字。本地人加上大陸客的奶粉需求,導致香港媽媽踏遍全港,卻發現奶粉一罐難求情況。

河東獅吼的香港媽媽終於耍出撒手鐧,向梁振英和高永文大叫: 「救救我們的孩子吧!」

我們親愛的高局長及梁特首如此尊重女性和體恤民情,自然也急市民所急、憂市民所憂,因而組成高粱夢幻隊,頒下了出境人士只能帶兩罐奶粉的「奶粉限購令」,誓必保衛奶粉、捍衛港嬰。而人奶戰隊的人奶巨浪,亦因此被更洶湧的奶粉需求淹沒。

香港媽媽還是需要一個選擇的可能,為孩子和自己選擇最適合大家的哺乳方式!貪錢的奶粉商,為了賺奶粉媽媽的錢,幾十年來無論風吹雨打,都不斷往香港輸送奶粉;他們的貪,不就是給香港媽媽有個人奶以外的選擇麼?

「哇,現在香港的奶粉那麼多人搶着買,貪錢的奶粉商還不趁機輸入更多奶粉來賺取暴利?」

沒錯!在過去六年內,貪錢的奶粉商就在這個心理下,將進口香港的奶粉數量增至超過十倍,達致約1500 公噸,即約等於170萬罐奶粉。

既然如此,當政府限制奶粉出境,水貨客本來可買海量奶粉變成只能買兩罐奶粉時,那麼香港市場的奶粉需求會怎樣呢?

「簡單啦,香港的奶粉需求就會減少好多!」答對了,那麼貪錢奶粉供應商如果相信奶粉限購令的效力,預計香港的奶粉需求會急速下降,為了避免自己的貨少了人買,有可能做什麼啊?

「奶粉商會減少入口香港的奶粉數量!」不過如果奶粉商高估政府的威力,突然將進口奶粉的數量大幅降低,而香港嬰兒現在卻已經缺乏奶粉食用,這又代表着什麼?

「慘了,香港的孩子們將會不夠奶粉食!」

這麼說來,高粱推出的限購令真的能奇迹地讓所有港嬰都有奶粉食用嗎? 醒醒吧,高粱政府只會讓事件愈演愈烈,讓更多的香港寶貝活在不夠糧食的困境中而已。

 

用價格調節需求

香港市民希望政府出如此狠的手段來對付大陸客,有一部分人是想確保自己可以輕鬆買到奶粉,卻有更多人是想借機報復大陸人,發泄心中的怨氣。如果為了後者,我們為何不直接將他們送回大陸打靶?這不是更有效嗎?

大家想想,大陸客真的要故意搶香港人的奶粉嗎?可憐天下父母心,大陸父母被三聚氰胺等毒奶事件嚇破了膽,他們跟我們一樣,都只是想讓孩子吃安全的奶粉,讓孩子健康成長而已。只是大陸父母遠比香港父母多,每人買幾罐奶粉就很不幸地買去大量香港存貨,無奈地被港人鄙視,成為眾矢之的。

那要怎麽做,才能最有效地讓香港人和大陸人都能買到奶粉?

讓奶粉商及藥房發揮他們貪錢的天性,是唯一的解決方法。

當香港市場對奶粉需求過剩,奶粉商或藥房又未能及時增加供應量時,最有效的解決方法,就是讓奶粉商提高奶粉價錢,讓消費者能減少一次過購買奶粉的數量,直至奶粉數量能滿足到市場需求為止。同時,政府亦應嚴厲打擊任何囤積奶粉的行為,以確保進口的奶粉數量與市面售賣的奶粉數量對等。而當奶粉的入口數量增加到能充分滿足市場需求時,奶粉商自然就會因應市場需求,調低奶粉價格。

例如一位媽媽多數一次過買五罐奶粉,但如今因奶粉商及藥房提高奶粉價錢,就先買兩罐奶粉「頂住先」。待奶粉商為香港輸入更多奶粉,能滿足香港奶粉需求,並將奶粉價格調低,媽媽接下來就能買到更便宜的五罐奶粉。

能真正解決問題的良策從來都不是什麼甜言蜜語,而是會令人面對殘酷的現實。試問大家,孩子的生命和健康,與奶粉的價格相比,究竟哪個才最重要?

 

獅子山學會助理研究員

馮瑞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