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貨客萬歲!

南華早報 (2013.02.07)

 

自數以萬計的內地難民逃到香港以貿易維生,這個漁村就搖身一變成為了繁華的現代都市。而作為世界轉口港,香港的機場、貨運港口等跨境貨運業不但為本地人創造了無限商機和就業機會,還為世界各地的市民提供了各式各樣的商品。

我們都知道香港缺乏天然物資,並依靠進口資源才賴以生存。香港的資源來自世界各地:食物和水來自中國,小麥來自加拿大,大豆來自巴西及荷蘭,而嬰兒奶粉則來自新西蘭。但大家有沒有想過,為什麼這些外地供應商會爭先恐後地往香港輸送他們的貨物?難道是純粹擔心到香港人會不夠資源生存嗎?不,吸引這些供應商的,是香港人為了得到貨品而雙手奉上的鈔票。簡單來說,就是因為這些供應商看到了賺取利潤的機會。

亦因為在香港作為轉口港能讓商人賺取利潤,所以才有商人不斷地將貨品由自己的國家輾轉至香港進行貿易。香港發達的貿易,令本地人坐享多如星斗的購物選擇、堆積如山的資源,同時也令全民就業,令香港人豐衣足食。因此香港的生存之道、成功之道,不靠其他,就靠貿易。而百年貿易之下帶來的自力更生、不斷創新的香港精神,亦從第一代逃難至香港的人開始,一直流傳至今。

然而,香港人顯然已漸漸忘了這個城市的生存之道。何以見得?看最近的嬰兒奶粉限購事件就知。這些賴以貿易生存的港人竟在追打和他們一樣的大陸商人、大陸水貨客。而我們標榜公正的香港警察竟像強盜般,將水貨客用勞動換回來的血汗錢和貨物沒收!

本來值得我們發揚光大的貿易轉口,現在竟被香港政府貶成一個罪大惡極行為。香港海關官員協會副主席李君杰指出,為了更有效地打擊水貨活動,海關部門需要更多執法人手,審查空間和行李掃瞄儀器。此舉和將水貨客看成恐怖份子有何分別?

此外,港鐵為了配合政府打擊水貨客,亦自作聰明地加重了超重行李的罰款。但此舉卻只是讓更多水貨乘坐頭等車廂,以更方便舒適的方法將貨品送入大陸。

香港多個部門這般勞師動眾到底是為了什麼?難道香港真的有奶粉荒麼?其實不然。其實香港的奶粉荒只限於大牌子的奶粉,而其他牌子的奶粉卻被堆放在藥房的貨架上,等待香港媽媽購買。然而,某些本地媽媽未能買到她們理想的奶粉牌子,竟致信美國白宮,說:「香港嬰兒大饑荒爆發,請求國際援助」,荒謬地將香港這個繁花似錦的城市形容成第三國家一樣。同樣讓人費解的,是香港的媽媽竟然放著現有的奶粉存貨不管,寧願上街示威抗議也不願讓他們的孩子轉吃其它奶粉。難道孩子們的生命價值,就這麼賤麼?

這些趕絕奶粉水貨客的港人沒有生產奶粉,也沒有將奶粉帶到香港,所以更沒有權利干涉這些勞動者。香港是由貧苦的大陸難民貿易、勞動和血汗建立起來的。如今港人竟然將這些跟他們祖先一樣的水貨客趕盡殺絕,這難道不是跟香港的成功精神背道而馳麼?

作為香港的領袖,香港官員更不應和這些迷失的香港人隨波逐流。香港官員更應該將香港的經濟自由、貿易自由加以推廣,將香港的成功精神世世代代地流傳下去。

韋漢忠(Andrew Work)是獅子山學會的創辦人

按此看英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