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李卓人要玩死工人

星島日報 (來論A16, 2013.04.26)

 

碼頭罷工事件,已踏入第四周。李卓人帶領的職工盟要求月入過萬的工人有雙位數字加薪。我們獅子山學會創會精神,就是研究如何提高所有人收入及生活水準。不過我們見到的,是一批工人被帶領入一條個人財政死路。

 

生果進口商蝕入肉

罷工影響已陸續浮現。先有時限的貨物,例如蘋果、橙等,價格突然飆升,令一班四位數字收入人士,被逼為收入比他們高、要求雙位數字加薪的工會犧牲。之後碼頭增加人手後,令滯留碼頭的生果,海嘯式湧入市場,賣不出的生果就壞掉,很不環保。未壞的生果就要割喉式賤賣,結果令無數無辜生果進口商蝕到入肉,他們唯一的錯,就是錯信工人話過會返工就返工,工人就算唔想再做,都會先給碼頭一個月通知。

五十年前,香港窮到是一個出口家庭傭工去菲律賓的地方,這五十年來,我們是靠甚麼成為生活水平世界數一數二的地方?獅子山學會近日做了個調查,隨機抽樣問香港市民:「是甚麼令香港人在這五十年內的生活水平,成為世界數一數二?」結果是,你諗到的答案都有,就是沒有「工會造成」。除了那些同工會一齊,放學就去罷工營帳裏行行企企,覺得自己好型、好浪漫的社會棟梁外,大家返過工都知香港成功是因多年來的自由經濟政策。即是大排檔阿伯那句:「東家唔打,打西家。」返過工的人都知,如果覺得自己賤賣勞動力,最好就是轉工轉行。
就是這種海耶克叫自發秩序,令全港每一個收入類別,每一個階層的人,這五十年來生活水平節節上升。大家可能會問:「這個簡單邏輯,點解搞這次罷工的工會職工盟唔明呢?」

理由其實好簡單,有次筆者同職工盟領袖李卓人在英文電視台辯論。在節目中,我同主持分享話:「李卓人議員,未試過在有經濟貢獻的單位裏,做一個有經濟貢獻的工人。所以……(Councillor Lee has never been a productive worker in the productive sector of the economy. Therefore……)」都未講完,李議員已經大聲插嘴話:「咁又點呀?(So what?)」咁又點?這樣就會令你唔明香港這個經濟體是怎樣運行,怎樣才可以真正令你想幫的人得到有尊嚴的工資。不過最弊是工會今次行動,不是出於無知。當工會要求比通脹率高數倍的加薪幅度時,根本就是博碼頭公司拒絕要求。當有請了好多罷工工人的承辦商爆煲,令工人不但加不到薪,還要連工都丟了時,李卓人在電視機展出小布殊式忍不住的微笑。

點解?因為職工盟跟其他工會,想政府立法將集體談判成法例。有何特徵?如果其他工人罷工,不過你想返工,亦不能。如果你在罷工期間返工,會被工會追究,甚至被檢控。最終是入工會、交會費後才可以上班。

 

把工人變成了炮灰

所以,李卓人、職工盟、工會等,根本不是想爭取加薪,而是將碼頭工人變成他們這場立法戰中的炮灰,工人財政上愈悲慘,工會就愈有游說立法的籌碼,所以今次矛頭根本不是HIT甚至李嘉誠,而是張建宗代表的政府。

你可以自覺良好或覺得好型,去支持工會,但害的只會是工人。捐錢撐罷工,不如幫他們轉工轉行,問自己:「想幫人,還是想浪漫?」

 

孫柏文 獅子山學會研究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