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場硬仗

香港商報 (智庫爭鳴 A04, 2013.05.22)

 

這是一場硬仗。爭取自由,從來都是一場硬仗。自人類文明發展以來,爭取自由,就是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議題。自由從來不是天賦人權。自由是由各位先賢用他們的血和汗,一點一滴爭取回來。所以我們現在享有的自由,才會來得彌足珍貴。我們有幸生於香港,享受世上其中一個擁有最多自由的地方,每次想起,我都要多謝父母把我生在香港。

 

激進福利主義抬頭

香港最自由的日子,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當時的政府對香港內政干預較少,加上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造就香港的流金歲月。不過好景不常,正如羅馬非一日建成,香港的自由,亦非一日被斷送。1998年金融風暴,2003年沙士,香港面對種種不幸的打擊,令不少香港人質疑以前行之有效的制度,是否繼續適用。不幸的是,不少人沒有發現,這兩波打擊,其實與香港本身的制度關係不大,主要都因外圍環境影響香港的境況。總而言之,客觀事實是香港愈來愈多人質疑香港一直賴以成功的機制,轉而投向福利主義的懷抱。其中的代表例子,就是激進福利主義勢力抬頭。

「積極不干預」的創始人,前財政司郭伯偉曾經拒絕收集香港人口的資料,目的就是阻止有人利用資料大造文章,然後要求政府撥款資助,因為這有違郭伯偉的主張,他認為政府應愈少介入香港的事務愈好。不過他的繼任人,似乎沒有把他的教誨銘記於心。曾經以為最多只能官拜財政司,及後成為特首的曾蔭權,就明顯沒有學成英國人優秀的管理方式,反而把英式的福利制度引入香港。其中兩個本會最為關心的議題:最低工資及競爭法都是在他任內通過。

 

標準工時幫倒忙

雖然競爭法只是正式推行了一段短時間,但阻止香港自由被蠶食的戰場,已經轉到訂立標準工時上。標準工時的目的,根據福利主義者的講法,會限制僱員的上班時數。超過某個特定時數後,倘若僱主需要僱員繼續上班,就需要付上比平時時薪高的薪水作為補償。但正如我一位兼職當正職的朋友所言,所謂的「超時補水」絕少機會發生。以他的經驗為例:他主要是做電話服務中心的接線生。本來10個全職員工可以完成的工作,但公司竟寧願聘請近50名兼職員工,也不願聘請全職員工。無他,就算沒有標準工時,全職員工也會享有比兼職員工更多的福利。大量聘請兼職員工,有助減低員工福利開支。如果標準工時真的推行的話,這個情況肯定會更嚴重,而且會擴散到其他行業。

沒有標準工時的話,老闆為免要招聘大量兼職員工,可能寧願用數名全職員工。但倘若標準工時真的實行的話,老闆被硬性規定一定要「超時補水」,薪酬開始有機會大增,所以肯定寧願請兼職也不要全職。不到一個月前的碼頭罷工,因沒有足夠人手,外判商被逼請願意工作的員工加班,因此有部分員工月薪竟可達6萬元。不過標準工時實施後,此情此景肯定不會再發生,因老闆肯定早已聘請大量兼職員工輪班工作。

其實盼望標準工時能幫助工人,無疑緣木求魚。筆者對標準工時的看法,就正如我該位朋友所言:「如果老闆真的像一眾福利主義者所言,凡事都要賺到盡,他們肯定會想方法規避法例。期望他們真的會超時補水?哈,倒不如努力工作,希望有朝一日老闆賞識,兼職轉全職好過。」

 

獅子山學會助理政策研究員羅繼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