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歸看劏房

信報 (經管智慧 B15, 2013.08.28)
近日我從內地來到獅子
山學會實習,每日都會在學會裏跟研究部的同事們一起討論與香港有關的話題,劏房自然也是探討的題目之一。討論之後我又去網上搜尋與劏房相關的報道,無一例外都是在說劏房居住條件差的事情。
劏房居住空間狹小,住戶平均每人只有約67 方呎的空間。張先生一家四口,哥哥弟弟擠在一張床上睡覺,全家大部分的家當就塞在床底下和屋裏能擺下的幾個櫃子裏面,要去廁所和廚房還需要走出家門去用十多戶人家共享的設施。由於房間的空氣流通很差,屋內往往會比外面熱四五度,但為了省錢,一家人夏天也不開空調。
我便不免有些奇怪,在劏房裏面居住的主要是從內地來的移居者和巴基斯坦印度裔,這兩大人群流動性理應很大,那為什麼還甘願忍受這樣的居住條件,蝸居在香港幾十方呎大的狹窄小屋裏呢?
人人趨之若鶩
原因絕不是便宜的房租。根據「政策二十一」在「香港分間樓宇單位調查」中發布的數據計算,劏房平均每戶每月租金為3790 元,平均每戶居住面積約165 方呎, 即23 元╱方呎。而在內地的金融中心上海,平均月租約為6 元╱方呎, 租用165 方呎的住房只需要990 元。在內地第一大城市北京,平均每月租金是7.4 元╱方呎;即便是在這個平均房租最高的城市,同面積住房的租金也是約1220元。
巴基斯坦印度裔居民的情況也是類似的。在印度房租最高的城市孟買,用與租住香港劏房相當的租金,可以在城市的黃金地段租得一套與劏房面積相當的住房。
既然他們原先生活的地方的房租沒有香港高昂,也因此可以住上更寬敞的房子,那香港吸引這些移民不斷前來的「磁力」是什麼呢?像我的家鄉成都一樣經濟發達人口眾多的內地城市,中低層次的就業機會相當充足,卻仍有如此多的內地人在香港回歸後選擇來到香港,以至已經佔了香港總人口的十分之一。
根據2011 年的人口普查,香港的印度裔居民有28600多人,巴基斯坦裔居民有18000多人,較之2006 年的人口也是有增無減。人人對香港趨之若鶩,其中的原因實在不是生活開銷、就業機會等方面就能夠完全解釋的。
作為一個內地留美學生,我甚能夠理解香港對於新移民的魅力。香港的多元和開放使自由和充滿活力的空氣流淌在大街小巷,這是很多城市所沒有的。這裏城市環境現代優雅,人亦可親,法亦可依,生活在快節奏中井井有條,又充滿了人情味。
這裏獨一無二
從澳洲來的一個獅子山學會實習生,在結束了本來的實習之後,自願改了機票繼續實習了一個星期,同一層辦公樓裏面的一位加拿大籍先生,也和一家人常年居住在香港。而我更是完全愛上了這裏,在這一次離開之前就計劃着下一次的訪港。
也多虧了劏房,才令很多其他的人有了和那位澳洲朋友、加拿大先生和我一樣的機會,來感知香港,並將它的自由與活力溶入自己的血液。
這些本來只能在自己原來的居住地苦苦掙扎的新移民,在香港找到了一片新的天地,即便它最初可能像劏房一樣局促。
也許問起這些劏房住戶來港的原因,他們會和我有一樣的答案: 「因為這裏是香港,獨一無二,自由明亮。」
獅子山學會實習研究員
李思遙

信報 (經管智慧 B15, 2013.08.28)

 

近日我從內地來到獅子山學會實習,每日都會在學會裏跟研究部的同事們一起討論與香港有關的話題,劏房自然也是探討的題目之一。討論之後我又去網上搜尋與劏房相關的報道,無一例外都是在說劏房居住條件差的事情。

劏房居住空間狹小,住戶平均每人只有約67 方呎的空間。張先生一家四口,哥哥弟弟擠在一張床上睡覺,全家大部分的家當就塞在床底下和屋裏能擺下的幾個櫃子裏面,要去廁所和廚房還需要走出家門去用十多戶人家共享的設施。由於房間的空氣流通很差,屋內往往會比外面熱四五度,但為了省錢,一家人夏天也不開空調。

我便不免有些奇怪,在劏房裏面居住的主要是從內地來的移居者和巴基斯坦印度裔,這兩大人群流動性理應很大,那為什麼還甘願忍受這樣的居住條件,蝸居在香港幾十方呎大的狹窄小屋裏呢?

 

人人趨之若鶩

原因絕不是便宜的房租。根據「政策二十一」在「香港分間樓宇單位調查」中發布的數據計算,劏房平均每戶每月租金為3790 元,平均每戶居住面積約165 方呎, 即23 元╱方呎。而在內地的金融中心上海,平均月租約為6 元╱方呎, 租用165 方呎的住房只需要990 元。在內地第一大城市北京,平均每月租金是7.4 元╱方呎;即便是在這個平均房租最高的城市,同面積住房的租金也是約1220元。

巴基斯坦印度裔居民的情況也是類似的。在印度房租最高的城市孟買,用與租住香港劏房相當的租金,可以在城市的黃金地段租得一套與劏房面積相當的住房。

既然他們原先生活的地方的房租沒有香港高昂,也因此可以住上更寬敞的房子,那香港吸引這些移民不斷前來的「磁力」是什麼呢?像我的家鄉成都一樣經濟發達人口眾多的內地城市,中低層次的就業機會相當充足,卻仍有如此多的內地人在香港回歸後選擇來到香港,以至已經佔了香港總人口的十分之一。

根據2011 年的人口普查,香港的印度裔居民有28600多人,巴基斯坦裔居民有18000多人,較之2006 年的人口也是有增無減。人人對香港趨之若鶩,其中的原因實在不是生活開銷、就業機會等方面就能夠完全解釋的。

作為一個內地留美學生,我甚能夠理解香港對於新移民的魅力。香港的多元和開放使自由和充滿活力的空氣流淌在大街小巷,這是很多城市所沒有的。這裏城市環境現代優雅,人亦可親,法亦可依,生活在快節奏中井井有條,又充滿了人情味。

 

這裏獨一無二

從澳洲來的一個獅子山學會實習生,在結束了本來的實習之後,自願改了機票繼續實習了一個星期,同一層辦公樓裏面的一位加拿大籍先生,也和一家人常年居住在香港。而我更是完全愛上了這裏,在這一次離開之前就計劃着下一次的訪港。

也多虧了劏房,才令很多其他的人有了和那位澳洲朋友、加拿大先生和我一樣的機會,來感知香港,並將它的自由與活力溶入自己的血液。

這些本來只能在自己原來的居住地苦苦掙扎的新移民,在香港找到了一片新的天地,即便它最初可能像劏房一樣局促。
也許問起這些劏房住戶來港的原因,他們會和我有一樣的答案: 「因為這裏是香港,獨一無二,自由明亮。」

 

獅子山學會實習研究員

李思遙

info@lionrockinstitu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