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帝制解體之後

am730 (C觀點 A10, 2013.09.27)
鳴謝施永青先生給予轉載
最近認識了一些尼泊爾的朋友,發現他們中有一部分曾在英國生活過,讀過大學,相當有教養,並對世事有自己的獨立觀察,是很好的交談對象。在與他們的交往中,我了解到很多一些平時少機會接觸到的訊息。
原來尼泊爾將於11月19日舉行制憲議會選舉,各派政治力量正展開激烈的競爭,以便在制定將來的政治遊戲規則時,有更大的話語權。現實是各派各不相讓,令尼泊爾在帝制解體後,新憲法一直難產,社會一片混。
有些政客,為了爭取選票,還遠道來港向香港的尼泊爾人拉票。我問朋友他們是否可去領事館投票。他們說,要投票必須回國,但政客會在旅費上資助他們,有些人會乘機回鄉探親。
我問他們會否回國投票。想不到他們的答案竟然是投票也沒有用,民主選舉也改變不了尼泊爾的厄運。尼泊爾的現況比封建時代更為惡劣。
其中有位朋友十分懷念有皇帝年代的尼泊爾。他說尼泊爾命苦,好皇帝都做不長。
好像上次全家被謀殺的皇帝,就是一個好皇帝,經常徒步去貧民區探訪,接濟一些有需要的人。他說尼泊爾人都不相信他是被自己的兒子槍殺的,背後一定有人在搞陰謀。所以他十分痛恨那些現時在政治舞台上活躍的野心家。這批人雖然「胸懷理想」,嘴裡說得十分動聽,卻把尼泊爾搞得一團糟。
我問他封建帝制有甚麼好?人民沒有選擇,若果皇帝生了一個不肖子,人民以後就會遭殃。他說,他當然明白封建制度的弊端,尼泊爾也出現過集大權於一身而胡作非為的皇帝,但其對尼泊爾所造成的禍害,仍不如今天的民主制度下的政治野心家。
他現在覺得,封建帝制的缺點其實是他的優點,就是不用每隔幾年就要搞一次選舉。他認為,正是因為有得選,所以才孕育出很多野心家。他們為了奪取最高權力,無所不用其極。他們對人民好話說盡,許下種種不可能兌現的諾言;而政敵之間,就各耍陰謀詭計,小則造謠詆毁,嚴重的則綁架暗殺。他們最大的本事,就是用一些政治理念把年輕人動員起來搞內耗。毛派在尼泊爾就相當活躍,有一段時間還執過政。
他說,尼泊爾的封建制度解體後,尼泊爾沒有安寧過,不是這裡有示威遊行,就是那裡有罷工佔領,加德滿都經常被癱瘓,連遊客也少來了。在經濟停滯不前的情況下,人民的生活根本沒法改善。
我問我的尼泊爾朋友,會否因為他們自己已生活得比較好,所以不想改變,但基層的尼泊爾人可能處境困難,所以非思變不可。他們說,他們在外面工作,無需為自己擔憂,他們所擔憂的正是尼泊爾的普通老百姓。他們眼見老百姓不斷被政客利用作政治籌碼,變來變去,卻愈變愈差,實在感到痛心。

am730 (C觀點 A10, 2013.09.27)

鳴謝施永青先生給予轉載

 

最近認識了一些尼泊爾的朋友,發現他們中有一部分曾在英國生活過,讀過大學,相當有教養,並對世事有自己的獨立觀察,是很好的交談對象。在與他們的交往中,我了解到很多一些平時少機會接觸到的訊息。

原來尼泊爾將於11月19日舉行制憲議會選舉,各派政治力量正展開激烈的競爭,以便在制定將來的政治遊戲規則時,有更大的話語權。現實是各派各不相讓,令尼泊爾在帝制解體後,新憲法一直難產,社會一片混亂。

有些政客,為了爭取選票,還遠道來港向香港的尼泊爾人拉票。我問朋友他們是否可去領事館投票。他們說,要投票必須回國,但政客會在旅費上資助他們,有些人會乘機回鄉探親。

我問他們會否回國投票。想不到他們的答案竟然是投票也沒有用,民主選舉也改變不了尼泊爾的厄運。尼泊爾的現況比封建時代更為惡劣。

其中有位朋友十分懷念有皇帝年代的尼泊爾。他說尼泊爾命苦,好皇帝都做不長。

好像上次全家被謀殺的皇帝,就是一個好皇帝,經常徒步去貧民區探訪,接濟一些有需要的人。他說尼泊爾人都不相信他是被自己的兒子槍殺的,背後一定有人在搞陰謀。所以他十分痛恨那些現時在政治舞台上活躍的野心家。這批人雖然「胸懷理想」,嘴裡說得十分動聽,卻把尼泊爾搞得一團糟。

我問他封建帝制有甚麼好?人民沒有選擇,若果皇帝生了一個不肖子,人民以後就會遭殃。他說,他當然明白封建制度的弊端,尼泊爾也出現過集大權於一身而胡作非為的皇帝,但其對尼泊爾所造成的禍害,仍不如今天的民主制度下的政治野心家。

他現在覺得,封建帝制的缺點其實是他的優點,就是不用每隔幾年就要搞一次選舉。他認為,正是因為有得選,所以才孕育出很多野心家。他們為了奪取最高權力,無所不用其極。他們對人民好話說盡,許下種種不可能兌現的諾言;而政敵之間,就各耍陰謀詭計,小則造謠詆毁,嚴重的則綁架暗殺。他們最大的本事,就是用一些政治理念把年輕人動員起來搞內耗。毛派在尼泊爾就相當活躍,有一段時間還執過政。

他說,尼泊爾的封建制度解體後,尼泊爾沒有安寧過,不是這裡有示威遊行,就是那裡有罷工佔領,加德滿都經常被癱瘓,連遊客也少來了。在經濟停滯不前的情況下,人民的生活根本沒法改善。

我問我的尼泊爾朋友,會否因為他們自己已生活得比較好,所以不想改變,但基層的尼泊爾人可能處境困難,所以非思變不可。他們說,他們在外面工作,無需為自己擔憂,他們所擔憂的正是尼泊爾的普通老百姓。他們眼見老百姓不斷被政客利用作政治籌碼,變來變去,卻愈變愈差,實在感到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