籌款和做善事

爽報 (港聞 V28, 2013.10.18)
久不久便有機構邀請我去講兒童理財。最初也覺得這個題目有點怪:「細路哥尚未有生財的能力,有甚麼財可以理?」所以,分享的時候,我通常會將「才」和「財」拉在一起講,將「理財」偷換成「理才」,也算是在小朋友的思想萌芽階段,向他們宣揚一點個人主義。
有一次在分享後,有位小朋友問我:「其他理財講座,都說我們理財的優先次序是儲蓄,然後是留低一部份做善事,最後才是消費。我不明白,為甚麼做善事的重要性比消費更高,你可以解釋一下嗎?」
捐錢不等於做善事
童言無忌,其實我們每個成年人可能都會有同樣的問題,不過,在公眾場合提出,好可能被那些站在道德高地上的說我們沒有良心。
「用錢的緩急輕重,這個問題很好呀?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不儲蓄的話,到要用錢的時候就要問人家借,所以大家都知道儲蓄的重要吧。消費是甚麼,恐怕不用我解釋吧。不過,做善事又是甚麼呢?捐錢,是不是做善事呢?認為捐錢不等於做善事的,請舉舉手。」我反問。
仍然是那位小朋友。「你覺得做善事是甚麼?」「幫到人!不過我覺得好多人需要的,根本不是錢。」
我希望這位小朋友長大之後,可以保留得到這份智慧。很可惜,價值觀這回事,容易受環境所影響;例如許多所謂的兒童理財教材,為了政治正確,人云亦云的叫小朋友捐輸,但是從來都沒有解釋到,做善事的用意,歸根究柢是要幫助別人。
「幫助別人,一定是捐錢嗎?今天你們要是甚麼都忘記,也請你們記住,幫助別人可以有許多方法,做生意也是為人家解決問題,上班打工也是,抱住這個心態做人,你的人生會有另一種意義。」
昨天見到有報道指學校搞便服日,學生要穿便服就要先捐款500大元。有家長說是焗捐,也有知識分子說是標籤,我覺得缺乏個人價值觀,連做善事的意義都被扭曲,才是當前社會最深層次的貧乏。
專欄電郵:mailto:mcwriter@sharpdaily.com.hk
李兆富

爽報 (港聞 V28, 2013.10.18)

 

久不久便有機構邀請我去講兒童理財。最初也覺得這個題目有點怪:「細路哥尚未有生財的能力,有甚麼財可以理?」所以,分享的時候,我通常會將「才」和「財」拉在一起講,將「理財」偷換成「理才」,也算是在小朋友的思想萌芽階段,向他們宣揚一點個人主義。

有一次在分享後,有位小朋友問我:「其他理財講座,都說我們理財的優先次序是儲蓄,然後是留低一部份做善事,最後才是消費。我不明白,為甚麼做善事的重要性比消費更高,你可以解釋一下嗎?」

 

捐錢不等於做善事

童言無忌,其實我們每個成年人可能都會有同樣的問題,不過,在公眾場合提出,好可能被那些站在道德高地上的說我們沒有良心。

「用錢的緩急輕重,這個問題很好呀?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不儲蓄的話,到要用錢的時候就要問人家借,所以大家都知道儲蓄的重要吧。消費是甚麼,恐怕不用我解釋吧。不過,做善事又是甚麼呢?捐錢,是不是做善事呢?認為捐錢不等於做善事的,請舉舉手。」我反問。

仍然是那位小朋友。「你覺得做善事是甚麼?」「幫到人!不過我覺得好多人需要的,根本不是錢。」

我希望這位小朋友長大之後,可以保留得到這份智慧。很可惜,價值觀這回事,容易受環境所影響;例如許多所謂的兒童理財教材,為了政治正確,人云亦云的叫小朋友捐輸,但是從來都沒有解釋到,做善事的用意,歸根究柢是要幫助別人。

「幫助別人,一定是捐錢嗎?今天你們要是甚麼都忘記,也請你們記住,幫助別人可以有許多方法,做生意也是為人家解決問題,上班打工也是,抱住這個心態做人,你的人生會有另一種意義。」

昨天見到有報道指學校搞便服日,學生要穿便服就要先捐款500大元。有家長說是焗捐,也有知識分子說是標籤,我覺得缺乏個人價值觀,連做善事的意義都被扭曲,才是當前社會最深層次的貧乏。

 

專欄電郵:mailto:mcwriter@sharpdaily.com.hk

李兆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