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手指:借爆去讀大學

蘋果日報 (財經要聞B09, 2013.10.29)

 

啱啱過咗嘅周末,孫柏文有個大學老死結婚,就去咗花旗國鳳凰城出席婚禮。呢位老死搵咗親生細佬做伴郎,而鬼佬結婚,就興伴郎致辭,今日一定要分享當中一句。

鬼佬婚禮主家席只有對新人同班兄弟姊妹,一排坐喺台上。伴郎致詞介紹台上人馬時,指住自己同主家席話:「今晚台上一共十人,護士、老師各一,有三個醫生、兩個律師同埋兩個大學教授……」講到呢度,台下掌聲如雷,跟住伴郎就繼續:「大家試想像吓個學生貸款額!」都未講完,台下就大笑,新郎哥再加多句:「係呀,直頭係一個小國嘅GDP!」


一畢業孭200萬債

咁喺晚宴之後,班兄弟喺佢哋嘅酒店套房搞咗個after party。我作為全房唯一冇飲酒嗰個,就同一位除咗高踭鞋都同我一樣咁高、年紀細我少少、喺加州做律師、露三吋事業線嘅洋妞姊妹坐喺沙發傾計。佢笑住話其實個笑話好到肉,一個花旗國法律學院畢業生,一畢業已孭住成200萬港元嘅債,最弊係錢唔易搵。咁我同佢分享我做啲乜嘢嘅時候,佢就問我知唔知美國學生貸款負擔有幾大。我答:「其實新郎哥錯,因為計埋政府靜靜雞收埋嗰啲,美國學生貸款一萬億美元總和,係香港財政儲備嘅八倍,遠超小國GDP。」咁佢皺眉,我就解釋乜嘢叫財政儲備。呢批學生貸款,應該會令花旗國後生嗰代唔敢博,最後冇人博做新嘢,拖垮花旗經濟。

之後,我哋討論大學讀書值唔值。我望住佢眼話:「其實大學最值回票價就係去識啲真朋友,之後構成自己嘅人際網絡。如果當年我冇去美國讀書,識到新郎,我今日都唔可以坐喺到識到妳。」佢望住我眼,微笑,輕輕搭我手臂問:「After party之後你有乜嘢搞?」我聽到後深呼吸,停一停,望一望天花,再望住佢答:「搭咗廿幾個鐘機,好累,返房盡快瞓。」

清醒,多好。


孫柏文

獨立股評人

http://facebook.com/shuen

本欄逢周二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