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之死

壹週刊 (壹擋專政 A010, 2013.10.24)

 

工時立法,是本着勞資對立的思維而推出,結果也令到勞資的距離更遠。

適度蛇王,是香港的辦公室潛規則。上班幾小時,到茶水間、洗手間、後樓梯甚至電梯大堂外的空地走一回,舒展一下,和其他同事交換點消息,又或者,拿出手機,和另一半隔空傳情,這是白領的習慣和文化。有心理學的研究指出,正常人的專注力,大概只能維持四十五分鐘;換句話說,無論做什麼事情,多數人在半小時,最多一小時,之後最少有十數分鐘的空檔,讓腦袋重整旗鼓。否則,控制不了的靈魂出竅也會令工作效率大降,事倍功半。中午飯時段,早一點出去,遲一點回來,處理一點私人事情,這也是辦公室文化。寫字樓有寫字樓的時間規律,零售和飲食業,也有各自的規律。從商業區裡各行各業的共生和互動關係,總會觀察到一種和諧的美。近幾年,尤其是最低工資推行之後,餐飲業人手緊絀,食肆為了分散人流,非繁忙時段的早茶下午茶優惠更加吸引,我見到不少蛇王朋友寧願在這些時間出沒,慳的一分得一分。蛇王現象,大家見怪不怪,許多做上司的也隻眼開隻眼閉。一來,今天做到管理層的,從前也做過打工仔。二來,許多管理層,其實也是打工仔,知道在規矩和人情之間,要有點平衡。說到底,打工仔在上班的時候,本來的身份並沒有放下,管理層酌情留點空間,讓每個人可以兼顧各種身份的需要,既是出自同理心,也是肯定雙方的尊重。

這一輩子都沒有打過工的偉大工人領袖,偏偏不是這樣了解勞資關係。偉大工人領袖說,工時長侮辱打工仔尊嚴。事實上,靠時薪收入過活的人,例如我,正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多勞多得。工時立法意義在於超時補水。不過,恕我未能參透偉大工人領袖的智慧。如果他們認為僱主都是算到盡的經濟動物,他們為什麼會因為超時而用更高的薪水,聘請同一個人?有法例?對不起,超時嘛,請另一個人算數。就算要出更高薪水,何不一早請一個工作效率更高的人?至於月薪制的打工仔,工時立法的意義,應該是四字口號:「準時收工。」準時收工嘛,誰不想?不過,上班的時候,煩請各位打工仔完成工作。不能完成的話,一次,兩次,三次,公司唯有請個工作效率更高的人。各位蛇王,請消失,急急如律令,這個世界再也容不下你們。工時立法,大財團不但不怕,甚至歡迎。畢竟,大財團有的是制度,也有足夠的資本去吸納新法例的成本。最重要是,講人情味的小企業,通常就是靠一眾兄弟姊妹班,以時間換取空間,以靈活衝破建制。對不起,一條又一條的鎖鏈,將這商界的社會流動性扼殺了。另一班工時長的人,就是專業人士。工時立法後,恐怕許多專業的後勤工作,都會外判到其他地區。其實這本來已經是大潮流,只不過在外地的服務夠靈活又貼身,才有點競爭力。要知道,專業的後勤職位,是專業行業入門的階梯,如今這條階梯也窄了,社會流動性也再收細。工時立法,是本着勞資對立的思維而推出,結果也令到勞資的距離更遠。蛇王文化是勞資默許的緩衝區,當大家見到這個空間消失,辦公室文化,也將會愈來愈不近人情。


李兆富

時事財經評論員,自由市場智庫獅子山學會創會成員。

作者Facebook專頁:http://www.facebook.com/AppleSim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