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好多人已忍夠班左膠

信報 (經管智慧 B15, 2013.10.23)

 

好多年前,比現在更無知嘅我,成日跟老豆企喺沙田馬場沙圈旁嘅馬主區傾計聯絡感情。我哋兩父子多年來喺沙圈旁乜都傾,由影響天下嘅大事到買邊隻一注獨贏都有。

咁有次,我就問: 「老豆,我想問吓當年韓戰,點解美國佬講到話係自由世界對邪惡嘅一場戰爭,香港都可以有愛國商人喺后海灣上落貨,運嘢番大陸抗美援朝嘅?」佢右手夾住份馬經同眼鏡,左隻手揭頁,兩目全神咁研究各馬匹嘅往績冇答我。
港英治港三條天條
咁我就繼續問: 「仲有,唔係韓戰之前幾年,美國人救番英國咩?仲要韓戰嗰幾年唔係邱吉爾話事咩?佢唔係話過美國同英國有咩Special Relationship?連我都知發生過嘅走私活動,冇理由當年殖民地政府唔知喎?佢哋唔係有咩MI6嘅咩?」
就係問到呢刻,我老豆開始有反應,眼神離開馬經,瞻向某隻毛出梅花點、步姿彈吓彈吓嘅出賽馬匹答:「占士邦冇你想像中咁好打。」我再想出聲之際,老豆就加多句: 「唔好駁咀。」
之後多年,我都全盤接受老豆當年好明顯深思熟慮過嘅答案,即香港有人可成功不斷咁抗美援朝運物資番大陸,都係因大英帝國當年嗰刻廢廢哋。直至幾年前有一日。
嗰日,我如常坐喺位於上環獅子山學會總部嘅圖書館隔離。OK,即office 個書櫃旁,見當年我哋圖書館管長兼創辦人之一李兆富執緊個櫃時,擺咗棟書喺枱。
棟書最頂,就係Ferguson嗰本講大英帝國嘅Empire,我一見呢本書就諗起當年我老豆傾計時佢俾我嘅答案。
我向李兆富重複番當年啲問題,結尾punchline 就引述我老豆嗰句。點知,李兆富就話: 「根本唔係政府唔知或者唔理,呢個係我哋嘅政策。」政策?咩政策?
原來,香港喺19 世紀被英帝強搶後,ok,根據港英國民教育,叫開埠,第一個總督砵甸乍為呢個位於中國南方嘅新殖民地定下三條天條。即係香港將會零關稅、准各國,包括敵國人民自由貿易買賣、並尊重華人本地習俗文化。李兆富推段當年愛國商人能運貨番大陸抗美援朝,都係因當年殖民政府堅守第二天條。
大家可能會問: 「講咁多歷史,為乜?」原因係今時今日好多被冠或自冠為守護香港核心價值嘅人,跟本只係個technician,唔明當年英帝班engineers 設計出個系統背後嘅原因。Technician 同engineer嘅分別,就係俾部iPhone 個technician,佢會乜嘢功能都識用,仲要係因佢係個香港填鴨,所以仲要用得好熟。不過一但你問: 「點解個掣擺咗喺呢個位?」佢就會擘大個口得個窿唔識答。
當年,最後一個港督彭定康喺佢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內曾警告: 「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講緊邊啲 人? 咪就係嗰 啲 要改iPhone隻掣擺位嘅一班technician囉!到最後,改吓郁吓搞到部電話唔好用、唔work 時,就同一班人問點解出事!
例如,限奶令。嗰啲想郁掣嘅左膠technician,會問咩砵甸乍天條呀?Who cares 咁鬧點解政府做得咁慢。不過睇事實,喺限奶令出台前,可以百分百依賴佢哋會貪錢嘅商人們已作出反應,入口香港嘅奶粉量喺數年升咗十倍。不但量升,仲要種類愈來愈多,起碼我依家知嗰啲可以笑張家輝細隻嘅韓星,當年飲咩奶粉大。呢個就係天條嘅威力。即係呀!你愈係因想保護香港去仇視強國人,你就愈要俾佢哋買奶粉攞番大陸呀!
外來競爭從何而來?
當年嘅殖民政府,一定會抵禦因幾隻牌子奶粉出現短缺嘅壓力,好似英佔亞丁嘅最後一個總督話齋,叫嗰啲要限奶出口嘅technicians 「Fuck off」。同一道理,再講啲樓市特別印花稅。浸會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巫伯雄作為一名典型左膠technician,喺本會周年晚會到話支持買家印花稅,因為可以減少外來競爭。「外來競爭」係乜啫?咪就係強國人囉!
你可能會話,殖民政府都打炒家啦!Oh really?從帝國級管治角度,樓價飆升唔係一個問題,因為價格信號可以更有效分配房屋俾人住,即啱人住啱樓。驚嘅其實係如果之後大跌,啲人唔還按揭,銀行執笠,全城擠提。所以當年郁親都係貸款有關,例如首期嘅事。殖民政府錯嘅,就係見班填鴨已升上神枱,知話「你哋用咗三年時間儲一成首期呀?為保護銀行家,用多六年再儲啦!」sell 唔到,所以就sell 打擊炒家。
焦點唔打按揭而用特別印花稅打樓價時,就會有愈來愈多諗住住私樓可以就自己返工返學探父母搬屋嘅人,焗死淪為冇得搬嘅公屋戶咁,錯人住錯樓。民怨?你話呢?
不過,我哋香港唔係冇希望。我幾日前喺網上,見到位撐香港電視嘅仁兄,喺政總出面一條紫底白字寫住「獅子山下精神」嘅橫額下話: 「相信好多人已忍夠班左膠!」講完台下拍掌歡呼。如果你同意仁兄嗰句,作為多年受盡左膠攻擊嘅獅子山學會研究總監,我只可以話,好開心,大家醒啦。同埋, welcometo the club!
獅子山學會研究總監
孫柏文

咁有次,我就問: 「老豆,我想問吓當年韓戰,點解美國佬講到話係自由世界對邪惡嘅一場戰爭,香港都可以有愛國商人喺后海灣上落貨,運嘢番大陸抗美援朝嘅?」佢右手夾住份馬經同眼鏡,左隻手揭頁,兩目全神咁研究各馬匹嘅往績冇答我。

港英治港三條天條

咁我就繼續問: 「仲有,唔係韓戰之前幾年,美國人救番英國咩?仲要韓戰嗰幾年唔係邱吉爾話事咩?佢唔係話過美國同英國有咩Special Relationship?連我都知發生過嘅走私活動,冇理由當年殖民地政府唔知喎?佢哋唔係有咩MI6嘅咩?」
就係問到呢刻,我老豆開始有反應,眼神離開馬經,瞻向某隻毛出梅花點、步姿彈吓彈吓嘅出賽馬匹答:「占士邦冇你想像中咁好打。」我再想出聲之際,老豆就加多句: 「唔好駁咀。」

之後多年,我都全盤接受老豆當年好明顯深思熟慮過嘅答案,即香港有人可成功不斷咁抗美援朝運物資番大陸,都係因大英帝國當年嗰刻廢廢哋。直至幾年前有一日。

嗰日,我如常坐喺位於上環獅子山學會總部嘅圖書館隔離。OK,即office 個書櫃旁,見當年我哋圖書館管長兼創辦人之一李兆富執緊個櫃時,擺咗棟書喺枱。

棟書最頂,就係Ferguson嗰本講大英帝國嘅Empire,我一見呢本書就諗起當年我老豆傾計時佢俾我嘅答案。

我向李兆富重複番當年啲問題,結尾punchline 就引述我老豆嗰句。點知,李兆富就話: 「根本唔係政府唔知或者唔理,呢個係我哋嘅政策。」政策?咩政策?

原來,香港喺19 世紀被英帝強搶後,ok,根據港英國民教育,叫開埠,第一個總督砵甸乍為呢個位於中國南方嘅新殖民地定下三條天條。即係香港將會零關稅、准各國,包括敵國人民自由貿易買賣、並尊重華人本地習俗文化。李兆富推段當年愛國商人能運貨番大陸抗美援朝,都係因當年殖民政府堅守第二天條。

大家可能會問: 「講咁多歷史,為乜?」原因係今時今日好多被冠或自冠為守護香港核心價值嘅人,跟本只係個technician,唔明當年英帝班engineers 設計出個系統背後嘅原因。Technician 同engineer嘅分別,就係俾部iPhone 個technician,佢會乜嘢功能都識用,仲要係因佢係個香港填鴨,所以仲要用得好熟。不過一但你問: 「點解個掣擺咗喺呢個位?」佢就會擘大個口得個窿唔識答。

當年,最後一個港督彭定康喺佢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內曾警告: 「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講緊邊啲 人? 咪就係嗰 啲 要改iPhone隻掣擺位嘅一班technician囉!到最後,改吓郁吓搞到部電話唔好用、唔work 時,就同一班人問點解出事!

例如,限奶令。嗰啲想郁掣嘅左膠technician,會問咩砵甸乍天條呀?Who cares 咁鬧點解政府做得咁慢。不過睇事實,喺限奶令出台前,可以百分百依賴佢哋會貪錢嘅商人們已作出反應,入口香港嘅奶粉量喺數年升咗十倍。不但量升,仲要種類愈來愈多,起碼我依家知嗰啲可以笑張家輝細隻嘅韓星,當年飲咩奶粉大。呢個就係天條嘅威力。即係呀!你愈係因想保護香港去仇視強國人,你就愈要俾佢哋買奶粉攞番大陸呀!

外來競爭從何而來?

當年嘅殖民政府,一定會抵禦因幾隻牌子奶粉出現短缺嘅壓力,好似英佔亞丁嘅最後一個總督話齋,叫嗰啲要限奶出口嘅technicians 「Fuck off」。同一道理,再講啲樓市特別印花稅。浸會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巫伯雄作為一名典型左膠technician,喺本會周年晚會到話支持買家印花稅,因為可以減少外來競爭。「外來競爭」係乜啫?咪就係強國人囉!

你可能會話,殖民政府都打炒家啦!Oh really?從帝國級管治角度,樓價飆升唔係一個問題,因為價格信號可以更有效分配房屋俾人住,即啱人住啱樓。驚嘅其實係如果之後大跌,啲人唔還按揭,銀行執笠,全城擠提。所以當年郁親都係貸款有關,例如首期嘅事。殖民政府錯嘅,就係見班填鴨已升上神枱,知話「你哋用咗三年時間儲一成首期呀?為保護銀行家,用多六年再儲啦!」sell 唔到,所以就sell 打擊炒家。

焦點唔打按揭而用特別印花稅打樓價時,就會有愈來愈多諗住住私樓可以就自己返工返學探父母搬屋嘅人,焗死淪為冇得搬嘅公屋戶咁,錯人住錯樓。民怨?你話呢?

不過,我哋香港唔係冇希望。我幾日前喺網上,見到位撐香港電視嘅仁兄,喺政總出面一條紫底白字寫住「獅子山下精神」嘅橫額下話: 「相信好多人已忍夠班左膠!」講完台下拍掌歡呼。如果你同意仁兄嗰句,作為多年受盡左膠攻擊嘅獅子山學會研究總監,我只可以話,好開心,大家醒啦。同埋, welcome to the club!

獅子山學會研究總監

孫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