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13

飲政府奶水 還望學術自由?

信報 (2015.02.18, B12, 經管智慧)

近日教學自由言論自由弄得滿城風雨,先有梁振英批港大刊物鼓吹港獨,後有陳文敏「被退選」,還有小六作文題目《我最尊敬的人:梁振英》。社會上不停充斥着香港教育逐漸被干預的迹象,我只能慨嘆,歷史總是重複發生;人類總要犯同樣的錯誤。

香 港貴為全球經濟最自由地方,我們的教育制度卻幾乎處處都看到政府的干預。香港受資助的中小學超過七成,我們有12年「免費」教育,香港9間大學中,只有樹仁大學沒有直接收取政府資助。你可能會說,政府提供免費教育難道不是天經地義嗎?這個話題的爭議性十分大,在這裏暫且按下不表,但如果我們看看政府資助教 育的後果,我們就會知道我們還應不應該要政府破壞教育的市場。

2013/14年度教育總開支已達700多億,自香港回歸後,短短十多年香港政府對教育支出已經升了五倍有多,但花費了那麼多金錢後,我們又看不看到現今的學生比以前的進步了五倍?還是我們看到所謂90後懶,沒有責任心,不思進取,更甚者,填鴨?

財政不獨立則立場不獨立

不 要誤會,我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90 後,在香港土生土長,也是讀本地的填鴨式學校,所以深明本地教育的荒謬,而造成現今學校系統填鴨的原因亦再簡單不過,因為有所謂的教統局統籌教育。教育本 身就是一個培養人的過程,我們透過教育能夠更清楚自己的潛能,能夠裝備自己未來上職場。但社會中人人有不同意向又有不同長短,這個喜歡文學那個喜歡建築, 又怎可以以一刀切的方法統籌一批同齡的學生應該學什麼?更悲哀的是,學校的資金都是由政府來,學校要滿足的,就只有政府的要求,在於政府角度來說,所有事 情標準化當然是好,因為易於管理,反正自己的兒女都在外國升學。

說到底,要對今時今日的局面要負責的人反而是我們,我們要求有教無類,所以 政府推行學位量化寬鬆;我們要求學費資助,所以政府資助本地七成學校。可惜人們卻忘記了世界上概沒有免費午餐,政府亦沒有神奇魔法,我們要求政府去實施一 些頭痛醫頭的善意政策,卻忽略了其政策後果,前者令到學位價值下降,後者則令到《我最尊敬的人:梁振英》作文出現。

事實是,當任何機構做不 到財政獨立,就不可能做到立場獨立。當學校的財主是政府,你認為學校需要滿足的對象是政府抑或是學生和家長?但偏偏學生和家長才是教育最應負責任的人,如 此,香港教育又怎不能成為填鴨工廠?香港學校又怎不能封行政長官為我最尊敬的人?專上教育亦如是,香港政府每年補貼學校每位學士學生20萬,校監一職為行 政長官就是其代價。只要本地大學一天還收政府的錢,也就代表本地大學一天要聽政府的命令,一天要被干預,這是鐵一般的定律,香港唯一一所校監不是行政長官 的大學叫樹仁大學,是一所私立大學。

學校私有化才可自己話事

學術有自由貴在我們不限於某種思想、某種概念。在17世紀相信地 球是圓的人要被收監,就算現今北韓你敢不讚頌金氏家族你亦要被「改造」。當年教育改革要將教會和教育分開,若然我們不想重蹈覆轍,現在我們亦應將政府和教 育分開。只有把學校私有化,才可自己學校自己話事,在自負盈虧的運作模式下,學校亦一定要培養出最好的學生去吸引更多學生就讀,學校亦不怕政府的「命 令」,因為既然你不必靠它生存,又何需仰人鼻息?

作者為獅子山學會助理研究員

info@lionrockinstitute.org

盧銘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