ªF¦¿¤ô¤ô·½¤Î¦Ã¬V±¡ªp - ªF²ð¤Ó¶é©â¤ô¯¸¡C ¥»³øÄá¼v³¡¹Ï¤ù(Pix By : Sing Tao Photo Department) 2011/09/01 ´ä»D

香港最慘的便是香港人

ªF¦¿¤ô¤ô·½¤Î¦Ã¬V±¡ªp - ªF²ð¤Ó¶é©â¤ô¯¸¡C ¥»³øÄá¼v³¡¹Ï¤ù(Pix By : Sing Tao Photo Department) 2011/09/01 ´ä»D

信報財經新聞(獅子山學會)

獅子山學會是一個解決香港社會問題的組織,我們專幫慘人,現在香港最慘的便是香港人。香港最大的社會問題就是中港矛盾,所以我們獅子山學會積極解決中港矛盾。之所以有中港矛盾,是因為我們有很多必需品——例如水——香港正羞恥地依賴偉大的祖國及其偉大的人民供應。

東江水供港五十周年,蔣麗芸叫香港人要感恩。東江水是香港用真金白銀以比深圳市貴十倍的價錢買入,以天價買入受污染的水,還要感恩?是的。打風時記者去到機場訪問大陸旅客,被怪聲怪氣指着罵「沒有中央政府的照顧兒,你們香港完了兒!水也沒得喝兒!」就算我們用真金白銀買水,就算我們感恩,相信偉大祖國的同胞們仍然不會吝嗇這一句。你覺得不滿?唔忿氣?只因你不懂國情,國情這東西獅子山學會最清楚。

大陸輸電加深中港矛盾

香港特區政府正進行電力市場資詢,其中一個提案是從大陸輸電來港。輸電穩不穩定,其實並不是最主要的政治考慮的問題,因為如果大陸輸電來港,一定又是天價。那麼,就算大陸不夠電用,要大規模停電,也會輸電來港。

從大陸輸電來港最主要的問題,是會加深香港最大的社會矛盾,即中港矛盾。因為下次打風記者又去機場採訪的時候,不但會聽到「水也沒得喝了兒!」,還會聽到「電也沒得用了兒!」到時候,蔣麗芸議員就會叫大家更加感恩,感恩中之感恩!以後基本上去到羅湖橋,香港人第一件事就是要雙膝跪下向神州參拜。這就是蔣議員想見到我們香港人做的事。相信到時候都要做的了,因為我們獅子山學會相信如果除了水之外,連電都要依賴大陸的話,我們基本上就變成國家之恥。

所以電力一定要在香港製造,這理論上便沒問題了。但發電是需要燃料,香港之前都是用煤炭的,煤炭衍生的問題是污染很高,所以政府就要取締。有人說不如我們用風力、太陽能吧?獅子山學會建議風力和太陽能發電可以交給消費者選擇,如果電力公司提供選擇,那些想出多很多錢買風力、太陽能發電的消費者,在申請表上剔一剔便可。

如果消費者是這樣選擇而又願意付溢價,我們是覺得沒所謂的;可以鼓勵電廠自己去投資,但不要強迫消費者一定要用太陽能或者風力發電。太陽能和風力發電最大問題是不穩定,在這種情況下當沒有陽光和風,就要可以「一撻即着」的後備發電機組。而炭爐同樣不能即時發動,因此還是得用天然氣。

問題就來了,天然氣從何以來呢?其實還是跟大陸買的。所以就算社會現有極富建設性鹹水化淡的建議,鹹水化淡的Osmosis還是要用電,發電還是要用天然氣,天然氣還是要向大陸買。到時大家又可以聽到我們偉大祖國的同胞高呼:「沒有中央政府的照顧兒,你們香港完了兒!天然氣也沒得燒了兒!」這情況我們獅子山學會是極度不想看見的,因為又會再一步加深香港最迫切的問題——中港矛盾;到時候香港最慘的那堆人,即是香港人,又會被人指着鼻頭叫我們感恩了。

三部曲免再成國家負累

我們獅子山學會認為香港必須進行結束香港成為祖國負累三部曲:一:鹹水,在香港化淡;需要的電,就二:香港發電;需要的天然氣,則三,全球採購。能成就全球採購,香港必須在境內興建液體天然氣輸入站。這只要政府不阻止相關的公司,也會自然興建。為什麼?因當本地電力企業能全球採購天然氣,就算向祖國購氣,議價能力也會大大提高。

希望局長黃錦星及恩師陸恭蕙可以聽到獅子山學會的意見,解決中港矛盾,讓香港貢獻祖國。

只有這樣,他日打風時當航空公司不能提供免費酒店房給大陸旅客,他們才不會指着我們的鼻頭說:「沒有中央政府的照顧兒,你們香港完了兒!」又或者,他們說得更加理直氣壯,我們聽者也沒感覺,也許只提供個人理財建議,心中叫他們:「慳啲啦baby。」

最後,獅子山學會也想提醒所有的議員們,要完成這偉大的工程,需要資本投資。各位議員現在虎視眈眈想把獅子山學會正名的「利潤保證計劃」中的回報率向下調。當年港英政府定下的水平,是因全球高利息、高通脹,你們下調回報率,就求神拜佛過去的低利息、低通脹世界會持續。如果一但計錯供電出問題,你們他朝就算將責任推落政府身上,獅子山學會也不會忘記的。到時就真要由大陸供電了。

到這不堪想像的一刻,我們真的要下跪,向祖國感恩了!

作者為獅子山學會臨時行政總監

孫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