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3-00407-018b1

林鄭司長丟架

信報財經新聞 (獅子山學會) 2016-7-16

林鄭司長丟架

香港,日日有病人因醫生不足受難。輕則,受苦時間被延長,而重則枉死。最慘就是,單看醫管局用特高時薪請外判醫生、超時使費,就知錢不是引致枉死的樽頸。引入醫生去增加供應,一定是硬道理。

這個浪的源頭是獅子山學會,我們勇於邀功。大約6年前,我請了在英國讀醫、行醫,而成為香港最缺的放射科顧問級醫生的妹妹孫慧文醫生,到「有線」Money Cafe節目做嘉賓。解釋為何一個土生土長,攞香港人(我們老竇)資源留學,成為香港最缺乏的放射科專科醫生的人,不能回港建港,協助解決病人枉死的問題。

醫生回流門檻高

當時,妹妹在節目上解釋,回流最大的障礙,就是回流香港的醫生,不論資歷,都需要再當一年實習醫生。而如要一名專科醫生拋下專科一年,技能必定倒退,嚴重的deskilling。對自己醫術有要求,不過也想回家的香港人,簡直是要作出小學教科書中所羅門王的抉擇。

令人安慰的是,數日後就見當時醫管局主席胡定旭呼籲,香港應立刻考慮改革在外地的香港人醫生回港的機制。

如你是想改善甚至解決這問題,站在的道德高地,海拔之高,開炮進攻時, 想阻撓的既得利益集團,就算是由奧林匹斯山上的拔尖神靈組成,被龐大的金錢利益推動,也應在你腳下被轟破。而且,更因這問題在社會已成常識,如解決需要立法或修訂法例,理應68票對1通過。

輾轉多年後的今天,在立法會審議的《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搞乜?一份能增加醫生供應的議案,居然會有多位議員反對及拉布下岌岌可危?

改革,對手當然強。他們在中學的學業成績,被親朋戚友定成天之驕子,自視為奧林匹斯山上的神靈。他們建立的門檻有多高?

我雖對醫學一竅不通,不過對「看選擇、明誘因」的經濟學略懂一二。當我見一位香港中學畢業生,居然會因「怕回流的麻煩」,婉拒全額獎學金去劍橋大學醫學院而選擇在港升讀醫科,回流門檻之高,可想而知。

殖民時代後政務官

不過俗語話齋:「不怕神一般對手, 只怕豬一樣隊友。」當我見林鄭司長將改革攬上身,心情即時忐忑不安。因殖民時代後的政務官定政策草案時,往往盡見King Midas點石成金的相反效果,掂乜都變pat屎。

例如看今次,他們自覺只要踐踏既得利益是慢慢來(只將有限度註冊醫生合約由1年延長到3年),有如換魚缸水,就能「安撫業界」。

亦不知是否回大陸交流太多被愛國情緒薰陶或跎地左膠「誓不歧視」上身, 他們完全不會顧及是否有逆香港單一最大的政治強風,中港矛盾(沒指明排斥大陸受訓的醫生)。

更因內部指引的model answer是「政府只要啱,便可理直氣壯追求行政方便」,像鬼魂般離地看不到政府誠信已耗盡(在港大校委會風波後,想擴大政府委任醫委會成員的人數。妄想程度,直逼高鐵後想為「三跑」攞撥款般),所以要小心行事。

今次再證明,林鄭司長質素的殖民時代後政務官,給他們一個帝國,必會瓦解,一個共和國,必會滅亡。莫怪我覺你無能兼丟架。千二人,我冇份,不過今次,當挾枉死病人也戰敗得如斯田地,林鄭司長是不能成特首,for she is simply too incompetent。

孫柏文

高級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