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7658_0ade676db564dba7f7e00d8511861201_620

愛你變成害你的慈母政府

信報財經新聞 (獅子山學會) 2016-8-29

愛你變成害你的慈母政府

星期四晚我們學會有幸請到一個從美帝智庫Reason Foundation來的學者Julian Morris,講世界各國愈來愈膨脹的左膠nanny state。Nanny state比較貼切的翻譯是「慈母政府」。人類文明的幾千年歷史,政府通常的目標清楚:就是阻止人做傷害別人的事,例如殺人放火偷呃拐騙等等(當然你可以反駁政府才是最常做這些事)。但是政府通常越管愈多,所以到近年,政府管治的,變成好像中東回教國家管你女人着什麼衣服,到新加坡政府曾經試過管埋男人頭髮的長度等等,和傷不傷害別人已經毫無關係。

對對對,香港政府沒有那些變態國家那麼誇張,但是我們的慈母政府,也不是說笑的。大家應該記得,不久前政府也成立了一個多鹽多糖委員會。不過我今天想講的,並不是設立多鹽多糖委員會後會否多了少了人食鹽食糖,而是設立這些管制後,從歷史看見,很多時會有驚人的反效果,又或者unintended consequence。例如,設立多鹽多糖委員會,茶餐廳會否為了守法,反為用上更多的油來調味,又或者用更多化學物質味精來代替鹽糖,愈來愈不健康。

其實世界上很多東西對我們都有害,而且是我們自己清楚知道的,例如煙酒。政府當然好像慈母一樣,樣樣都想禁。筆者都曾經在立法會諮詢會議聽過某些醫學會會長批評政府禁煙太慢。所以如果政府能擺脫自己官僚慢速的阻撓,可能已煙酒全禁。

醫生政客等等,雖然地位高人一等,IQ亦應該極高,但是他們的絆腳石,就是他們的聰明才智。他們以為有些東西有害,立法禁止後,問題就會一掃而空,但現實是好像一個懶惰的媳婦知道外父外母要來她家,就將掃把拿出來,將地上的塵掃進沙發下面。

合法化與否看科學根據

世界各國已經多次嘗試禁酒。筆者上個禮拜再看一套自己最愛的電影《The Godfather》,有一幕講到一班老教父回顧過去,說起他們起家就是從南美走私酒到美國。雖然這是電影,但完全反映美國曾經實行prohibition禁酒後,除了令一些人原本在合法時選擇酒精含量較低的飲品,由於非法運送成本高昂,所以變成在黑市間只有喝酒精較高的烈酒。Prohibition亦大大促進了意大利黑手黨和其他黑社會組織,因為走私酒精飲品給了他們大量收入來源。歷史證明禁酒的惡果。

香港慈母政府和醫藥霸權,當然不顧歷史,但他們現在連科學都不理。世界各國已經輪流將藥用大麻合法化,亦有愈來愈多科學證據證明天然的藥用大麻可以醫病。但是香港政府,甚至癌病團體,態度都是由於大麻是犯法,所以一於少理。他們可否望望世界正在發生什麼事?

電子蒸汽煙(Vaper)亦是一樣。有人叫做電子煙,但是這名稱誤導,因為vaper產生的是蒸汽,不是用火燒的煙。與傳統煙比較,有害成分大大降低,甚至完全消失。英國NHS承認vaper對於harm reduction有科學根據,亦鼓勵煙民完全或局部轉食蒸汽煙。

至於香港政府?見到蒸汽煙吸入的明明是比用火燃燒的傳統煙,有害成分大大減少,而且亦沒有二手煙問題,但是總之望落好像煙,就想禁制。電子蒸汽煙已經被英國NHS接受為可以救命的恩人,香港政府還想禁?

有常理的人都應該覺得,就算要討論合法化與否,都首先應該看看科學根據, 而不是盲目非法化。不過慈母政府依然想樣樣都管,最後只會累到香港愈來愈多在政策下受害的敗兒。

白仲祺

作者為獅子山學會營運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