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s Tong tides up her house where she lives with her husband and son in the Cheung Sha Wan district of Kowloon on July 11, 2015 in Hong Kong, China. Mrs Tong lives with her family in a 120 square meter flat. Photo by Xaume Olleros for Initium Media

熱烈要求政府成立劏房局

信報財經新聞 (獅子山學會) 2017-07-29

熱烈要求政府成立劏房局

很多人認為政府是虛偽的代表,離地非常,卻愛管別人。可是,一個人慣了司機車出車入,忘了怎用八達通是很正常的。能入政府當官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他們讀名校,畢業之後直接當AO,坐在政總開會,望出窗門看到美麗的維港景色,覺得一切都是美好的。官僚們心裏為香港設計好政策,改善我們的生活,當然,這全部以他們的角度看事物。

政府官員從小到大孕育在特權當中,以為自己的決定可以幫別人解決生活問題,可是忽略了他們擁有能載之亦能覆之的權力壟斷。
官員以為自己有Midas Touch,能點石成金,事實是如果他們不要誤用霸權,害我們少一點,已經好感恩。佛利民教授說,只有政府能將好好地的一張紙和墨水拿來印製毫無價值的鈔票。同樣地,只有政府可以用比建新公屋更高的價錢,每戶花費180萬元,把柴灣工業大廈改建公屋華廈邨華欣樓,但因為該大廈被定位古蹟,所以不准間牆,衣櫃也不可到屋頂,並有人定期入屋檢查。結果是,華欣樓入伙一年後,還有三分一單位空置,浪費土地資源。最諷刺是,房署自己都知單位吸引力有多低,因為如果輪候人士被派華廈邨華欣樓,但選擇拒絕,這不會計入公屋申請者輪候的3次編排機會內。

劏房是一個重要的社會問題,有人覺得這麼差的居住環境不應存在,但能替代的是什麼?真正的社會問題是為什麼有人有興趣以呎價較高的租金租入這些細小單位?他們是否公營房屋制度破裂下的受害者?他們是否明明經濟有需要,但公屋單位被富戶霸着,又或者公屋單位在天水圍,但在市區返工,所以寧願租近一點,忙碌一天後,爭取更多休息時間?

好多人覺得劏房不應存在,但這些人卻不面對現實制度的不公義。難道他們覺得租劏房都是儍的?他們在眾多爛橙當中,揀個最適合自己的。要怪,就怪土地政策,令有地又住不了人。

政府現在公布考慮推出工廈劏房,我們實在應該支持。當然,很多人說,劏房已經周圍都有,為何政府要爭生意?但不要忘記,私人財團做的,政府亦可以做,可是政府能夠做的,並不是其他人都能夠的。

劏房,特別在工廈,有極大法律問題,隨時等拉。要等政府修例,應該會等到非常絕望。如果政府改不了法例,起碼可以拒絕執法,讓政府辦劏房,起碼無人會拉。最完美便是成立劏房局,到時官有官劏,民有民劏,將房屋問題一步一步從深淵拯救出來。

白仲祺

作者為獅子山學會營運總監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