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發局的昂貴一課

王弼 –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12.01.2007)

獅子山學會作為一個智庫組織,為香港出謀獻計當然是我們的首要任務。一向以來,我們旗幟鮮明地支持官辦機構民營化、學券制、的士打折合法化、自由貿易、以非立法手段爭取公平競爭;反對任何形式的加稅(GST、環保稅到強職金、強醫金)、勞工只拿最低工資等。  理念上,我們認為政府的干預市場最後都侵犯了個人的選擇自由(可參考本會著作:《往左走.往右走—海耶克啟迪自由之路》),並在這基礎上,提出具體建議包括以補助金撥款代替一筆過撥款機制,解決現在社福界的困局;以簡單的保證金制度取代現在為人詬病的輸入優才計劃,由市場代替官僚選擇切合香港需要的移民,解決人口老化與資源錯配等問題。

在香港,持鮮明的立場未必是一個聰明的做法,但總認為這是經營智庫的一個首要條件。那麼,我們有需要解釋為何要堅持大市場、小政府的理念,而最近被審計署揭發亂用公帑的旅發局正是最佳例子,說明大政府思維的政府主導發展經濟並開設各類發展局,這方法是如何的不切實際,最終只會白白浪費納稅人的血汗。這是制度使然,二○○一年時把香港旅遊協會官僚化開設旅發局時理應可以預見。

旅發局的前身香港旅遊協會是會員制的,要控制會費在合理水平,業界會員自然會監察旅協管理層的運作,減少浪費。可是,回歸後碰上亞洲金融風暴,經濟不景,社會不少人士要求政府介入經濟,推動發展,創造就業,使經濟復甦。迪士尼、數碼港、昂坪360等相繼而生,成效有目共睹。旅發局也是同時代的產品,政府自以為以龐大財政資源宣傳香港,就可以大幅增加遊客數量。結果卻是二○○三年中央政府放寬內地同胞來港自由行,遊客才大幅上升(旅發局絕不可邀此功勞),帶旺消費;再加上近期的資金自由行(雖然港股直通車一直死火),香港終於擺脫經濟衰退的陰霾,政府多項數據都顯示本地經濟強勁,失業率下降到百分之四以下。

制度好壞是關鍵

在旅發局事件上,除資源外,我們怎樣也不明白官僚化後的旅發局會比會員制的旅協優勝。錢非萬能,制度好壞才是關鍵。從制度上來說,旅協本身非因牟利而存在,但老闆(即會員)是私營公司,可容納較有彈性的營運,更能針對業界需要。官僚化並以公帑營運的旅發局,一切彈性都失去,比方「未批准,先出發」的公幹,我們不去研究員工這樣做有沒有合理的解釋,而是在官營機構根本不容許員工有彈性,他們不按章工作,便是有操守問題。我們可以容許一個很有彈性的政府嗎?這樣的彈性跟貪污怎樣界定?在政府作為公正人的角色底下,我們為可在公營機構的職員只按章工作;那政府營商,再而主導發展各類工業,我們可寄予什麼期望?

政府不宜介入

至於旅發局在推動香港旅遊事業上有貢獻與否,作為旅發局應否繼續存在的指標,其實一點都不重要,也沒有科學的量度方法。政府明智的做法是回歸小政府架構,和旅發局一刀兩斷,把管理權交回給業界,由他們決定旅發局的存在價值。

可能仍有不少讀者認為,政府的介入是必須的:自由行的實施不也是政府的功勞嗎?獅子山學會從來沒有否定政府在經濟所扮演的角色(例如上述的公正人般)。沒錯,政府在這事上的功勞是把人的流動自由還給人民,同一道理也適用於資金自由行上。當政府把流動的自由和運用資源的自由還給人民時,便產生龐大的財富效應,像中國大陸的改革開放,也是同一道理。但政府營商、開立發展局和立法強制工資、公平競爭等限制個人自由的手段只會使經濟成一潭死水。史斑斑,不可不察。

縱使工會宣稱保安和清潔工人去年的時薪加幅只有一元二角及九角,未能受惠於經濟增長,實情是工人的平均年齡同時上升,意味較年輕的工人已轉投更佳的工作,空缺已由較年長的人士替補,香港社會流動性仍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