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賣去情與義

信報 財經新聞 (讀者之聲A19, 2013.01.12)

 

「一哭,二鬧,三上吊」這些老掉牙的粵語殘片橋段,經過鄭經翰自編自導自演的數碼電台風雲,幾乎已在香港完美演繹。

數碼電台的股東糾紛在香港鬧得沸沸揚揚,人人皆知。鄭經翰經營的電台連連錄得虧損,導致股東不願繼續注資,數碼電台因而面臨倒閉。明明是一場商業糾紛,鄭經翰卻聲淚俱下「哭訴」數碼電台是被政治迫害而落難於此,大打「還聲於民」的口號以爭取復播。而不少香港人不知是否被鄭大班的眼淚及演技迷惑,紛紛加入大班的行列,大鬧政府總部。政府在無奈兼被迫之下,只好在立法會開了一場有關此事的公眾諮詢會議。

 

數碼電台起風波

大班的信徒人數有多少?且看當日立法會八十多位公眾發言人士,另加在場的四十多位觀眾,幾乎無一例外地聲援大班就知。話說當日我也是八十多位公眾發言人的一員,而在諮詢會議期間聽大班信徒的發言,我很奇怪地,竟然覺得這些信徒同數碼電台好像有些什麼不尋常的「戀情」;看整個會議,同看粵語殘片沒什麼分別。為什麼?大家翻看當日立法會的視頻就會明白(怕找不到精采片段?多謝大班的信徒,網上有關此事的視頻多着呢)。

在會議中,有信徒怨恨政府不願意介入事件;有信徒一邊哭得呼天喊地,一邊要求數碼電台復播;亦有信徒深情款款地訴說沒有數碼電台她便茶飯不思,搞到好像沒了數碼電台就會上吊樣。你說,這難道不像粵語殘片的現代版嗎?

作為一個對數碼電台無甚感情的人,我當然無法理解信徒們對數碼電台的深情及對大班的信任。不過, 「不要被感情沖昏了頭腦」這些道理,看來並不是人人都能做到。

為什麼?看當日在立法會中,唯一反對政府介入數碼電台事宜的發言人,才剛發言不久就被群眾發聲「圍毆」就知。豈有此理,到底是誰這麼不知好歹,單槍匹馬地同這群信徒對着幹?呵呵,她是獅子山學會的助理研究員,名叫馮瑞閑,亦即是本人。

回憶當日,我代表本會建議政府將數碼電台的廣播牌照收回,再將其拿到市場拍賣,並鄭重指明鄭經翰若是真有市場及實力,必定能重新拍下廣播牌照繼續辦電台,繼續為市民發聲。誰知信徒們聽到「反對政府為數碼電台的失敗而負責」寥寥數字就忽然狂性大發,對我咆哮。

我雖覺無奈委屈,但希望信徒們能理智起來,聽聽道理。所以只好硬起頭皮,跟信徒們「鬥大聲」,在槍林彈雨的環境下,講完我的道理。但是很明顯,我失敗了。因為信徒們不但拒絕聆聽,亦拒絕冷靜地處理事件。

「唉,還是走吧。」我對自己說,隨之離開會議室。

但原來我還是太低估信徒們對大班及數碼電台的虔誠。為何?因為由我步出會議室的那一刻,直至我離開立法會大樓,我竟被這群不可理喻的信徒們追着罵。唉,真是奇哉怪哉!

繼立法會諮詢會議後,黃楚標表示想買下鄭經翰的股權。當時鄭大班振振有詞地聲明:「士可殺而不可辱,我面對未來天文數字的訴訟及數以千萬的投資化為烏有,決不會動搖做人的原則。」還信誓旦旦地說:「錢財乃身外物, DBC股份我話唔賣就唔賣,人在做,天在看,請不要再侮辱我仍擁有的良知!」鄭經翰如此豪言壯語,難怪他的信徒如此虔誠地追隨他。

 

大班「唔嫁又嫁」

本以為大班出名有情有義,又這麼德高望重,一定會不負眾望。誰知才隔幾個月,新聞報道竟然指他已將股權全數賣了給黃楚標,而他也將收回之前所說的「數以千萬的投資」。哎呀呀,鄭經翰竟然上演「唔嫁卻又嫁」的經典殘片橋段,還被千金買去情與義,那豈不是背棄了他的信徒?

難怪當日身為立法會會議主席的黃毓民也忍不住開腔大罵鄭經翰:
「滿口仁義道德,咪又係要錢!」在這裏,我要感謝黃主席當日在立法會為我主持公道,讓我得以順利完成發言。此外,我當日被稱之為「垃圾」的言論,現在鄭經翰不惜用他的誠信,親身以事實來為我平反昭雪,我也感激不盡。

不過,感情是必須同理性分開的。就此事件看來,鄭經翰不惜利用自己的誠信來做賭注,將香港市民操弄於股掌之間,似乎也不過是為了個人利益。而香港市民對大班誠信盡失,當然怒不可遏。對於此事,有位網民問:
「激情過後是否覺得自己很天真很傻,被人利用呢?」另一位網民則回應道:「被人家搵一次笨是血性中人,被人家搵兩次笨就正傻仔!」真是該煨囉,看來鄭大班這次就算上吊都不會再贏得香港人的信任了。

故事結尾,這場糾紛,到底告訴我們什麼?想來想去,似乎都是告訴我們應該保持理智,不要輕易被他人左右思想。特別是香港政治演員們大義凜然、頭頭是道的大條道理,是真是假,是為了個人利益,還是真心為人民服務,這個道理,大家經過這件事,是該好好思考一下了。

 

獅子山學會助理研究員
馮瑞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