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粉引出港式矛盾?

信報 (經管智慧 B15, 2013.03.20)

 

而在奶粉事件中,港人親身經歷兼目睹人奶霸權,港媽和內地人搶一兩款奶粉,奶粉港媽因而向白宮申訴香港有「奶粉饑荒」,政府挺身而出「解決」兩隻牌子的奶粉「荒」,水貨客為避限奶令花樣百出……
奶粉事件演變得不可思議,有人說事件的「劇情」發展得曲折迂迴,非常戲劇化;也有人笑說事件可笑荒唐,形容為喜劇化一點也不過分。
若說人生如戲,而「奶粉爭霸戰」是香港人生劇中的一集,身為主角的港人,現時應該就站在舞台上的一面因果鏡前,細看奶粉往事,慢慢看清港人自身的心理矛盾。
精英之間矛盾重重
立法會曾在禁奶粉廣告的問題上召開諮詢會, 當時參與會議的醫生和醫學團體無一例外地狠批奶粉商推銷奶粉。在港台一個節目上,亦曾有位李醫生說: 「奶粉同煙仔一樣!」按當時形勢來看,奶粉被視為白粉,醫生亦義無反顧地提倡政府禁奶粉廣告。
另一邊廂,在寥寥數月之內,高永文局長由想控制我們女性乳房的滅粉隊長,變身保衛奶粉戰士,默認了港媽需要奶粉餵哺孩子。此時,大律師胡漢清質疑限奶令或違字面上保護香港人自由的《基本法》,即時在社會引起不少迴響。
我們的社會精英在奶粉問題上糾纏不清,不能達成共識之餘還互相指摘,香港社會看起來像是陷入思緒混亂,令市民懷疑香港官僚的智慧,又使人對我們的「社會精英」添多了不少懷疑。此外,香港奶粉「荒」只限於兩隻牌子奶粉,這個政策還令不少母親無故恐慌,誤導港媽終日擔心孩子無奶粉食。
最近又有內地人帶米糊過關而被海關檢控違限奶令;導致有內地作家質問: 「保護香港本地人的利益就可以任意入人罪,香港還有法治可言?」
普遍港人都認為,香港與內地最大的分別,就在於香港乃是法治之區;法治,乃香港核心價值中的核心。如今我們被內地人倒過頭指摘無法治,難道不令港人汗顏麼?
水貨客是香港人
另外,在限奶令實施後的第一日,香港海關便拘捕了近半百名違例的水貨客,發現當中竟有超過一半是港人。更令人錯愕的是,深圳海關紀錄也顯示帶奶粉的水貨客有兩萬人,其中有六成為香港人、即有超過一萬位港人靠運奶粉過境養家。
原來香港人最鄙視、恨得咬牙切齒的水貨客竟然大部分都是自己人!這個事實又讓港人情何以堪?
更令港人尷尬的,是有澳門時事評論員說,澳門的水貨活動養活約一萬個澳門人,相信澳門政府不會效法港府,倒自己人的米。試問我們又何時被澳門人這般笑過?
「有多少本地人靠運水貨為生?」這個問題,內地知道、澳門知道,港府竟然不知道?
香港海關只要翻查過關紀錄,就能輕易掌握香港水貨客的有關數據。然而,港府明知香港運水貨出境合法(至於此舉有否觸犯內地法例,請自行調查),亦明知有萬多位港人守香港法例地靠運水貨為生,卻仍執意實施限奶令。政府狠心摔破自己市民的飯碗,究竟為何?
難道是梁特首急於挽回民望,所以才拜倒在港媽的石榴裙下?若真如此,那麼香港政府不是在實行民粹主義,不是在拍市民屁股,又是在做什麼?
看着這樣的港府,理性的香港市民又如何可以不失望、不憤怒?
現在,有位大學生決心不靠政府,用自己雙手創造未來。為了實現理想,他創立一個名為自由聯盟的大專學生組織,希望各位想改變現狀、為自由而戰的學生參與。這位同學將在3月28 日,8 至9 時半,在上環317-319 號德輔道中啓德商業大廈1207 室,召集有志之士參加。查詢詳細資料,請電郵 info.sflhk@gmail.com
獅子山學會研究員
馮瑞閑

奶粉最近在香港引起的社會聲音,比任何商品都更激烈。從立法會商討禁奶粉廣告,到政府倉卒推出奶粉限帶令,獅子山學會可說是最早反對此兩項條例的團體。

而在奶粉事件中,港人親身經歷兼目睹人奶霸權,港媽和內地人搶一兩款奶粉,奶粉港媽因而向白宮申訴香港有「奶粉饑荒」,政府挺身而出「解決」兩隻牌子的奶粉「荒」,水貨客為避限奶令花樣百出……

奶粉事件演變得不可思議,有人說事件的「劇情」發展得曲折迂迴,非常戲劇化;也有人笑說事件可笑荒唐,形容為喜劇化一點也不過分。
若說人生如戲,而「奶粉爭霸戰」是香港人生劇中的一集,身為主角的港人,現時應該就站在舞台上的一面因果鏡前,細看奶粉往事,慢慢看清港人自身的心理矛盾。

 

精英之間矛盾重重

立法會曾在禁奶粉廣告的問題上召開諮詢會, 當時參與會議的醫生和醫學團體無一例外地狠批奶粉商推銷奶粉。在港台一個節目上,亦曾有位李醫生說: 「奶粉同煙仔一樣!」按當時形勢來看,奶粉被視為白粉,醫生亦義無反顧地提倡政府禁奶粉廣告。

另一邊廂,在寥寥數月之內,高永文局長由想控制我們女性乳房的滅粉隊長,變身保衛奶粉戰士,默認了港媽需要奶粉餵哺孩子。此時,大律師胡漢清質疑限奶令或違字面上保護香港人自由的《基本法》,即時在社會引起不少迴響。

我們的社會精英在奶粉問題上糾纏不清,不能達成共識之餘還互相指摘,香港社會看起來像是陷入思緒混亂,令市民懷疑香港官僚的智慧,又使人對我們的「社會精英」添多了不少懷疑。此外,香港奶粉「荒」只限於兩隻牌子奶粉,這個政策還令不少母親無故恐慌,誤導港媽終日擔心孩子無奶粉食。

最近又有內地人帶米糊過關而被海關檢控違限奶令;導致有內地作家質問: 「保護香港本地人的利益就可以任意入人罪,香港還有法治可言?」
普遍港人都認為,香港與內地最大的分別,就在於香港乃是法治之區;法治,乃香港核心價值中的核心。如今我們被內地人倒過頭指摘無法治,難道不令港人汗顏麼?

 

水貨客是香港人

另外,在限奶令實施後的第一日,香港海關便拘捕了近半百名違例的水貨客,發現當中竟有超過一半是港人。更令人錯愕的是,深圳海關紀錄也顯示帶奶粉的水貨客有兩萬人,其中有六成為香港人、即有超過一萬位港人靠運奶粉過境養家。

原來香港人最鄙視、恨得咬牙切齒的水貨客竟然大部分都是自己人!這個事實又讓港人情何以堪?

更令港人尷尬的,是有澳門時事評論員說,澳門的水貨活動養活約一萬個澳門人,相信澳門政府不會效法港府,倒自己人的米。試問我們又何時被澳門人這般笑過?「有多少本地人靠運水貨為生?」這個問題,內地知道、澳門知道,港府竟然不知道?

香港海關只要翻查過關紀錄,就能輕易掌握香港水貨客的有關數據。然而,港府明知香港運水貨出境合法(至於此舉有否觸犯內地法例,請自行調查),亦明知有萬多位港人守香港法例地靠運水貨為生,卻仍執意實施限奶令。政府狠心摔破自己市民的飯碗,究竟為何?

難道是梁特首急於挽回民望,所以才拜倒在港媽的石榴裙下?若真如此,那麼香港政府不是在實行民粹主義,不是在拍市民屁股,又是在做什麼?看着這樣的港府,理性的香港市民又如何可以不失望、不憤怒?

現在,有位大學生決心不靠政府,用自己雙手創造未來。為了實現理想,他創立一個名為自由聯盟的大專學生組織,希望各位想改變現狀、為自由而戰的學生參與。這位同學將在3月28 日,8 至9 時半,在上環317-319 號德輔道中啓德商業大廈1207 室,召集有志之士參加。查詢詳細資料,請電郵 info.sflhk@gmail.com 。

 

獅子山學會研究員

馮瑞閑

info@lionrockinstitu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