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款稅照出歐洲人心

香港商報 (智庫爭鳴A03, 2013.03.22)

 

歐洲的問題,一言以蔽之,就是資不抵債。本來沒有錢還,就應該宣布破產,但歐元區這發明,讓其中的成員可以向歐盟申請援助。不過,總不能無條件批錢給歐元成員國,塞浦路斯最近陷入財因,需要歐盟批錢,而它要接受的條件,就是引起軒然大波的存款稅。

存款稅搶存戶血汗錢

存款稅,就是只要有人存錢入塞浦路斯的銀行,政府就會打稅,存戶的存款,就會被扣減。自歐盟推出計劃,存戶都湧到自動櫃員機提款。同時,塞浦路斯所有銀行都放假,意味着除了到櫃員機提款外,所有存款都被凍結。存戶的存款,可謂岌岌可危。

不過,歐洲的政客仍極力掩飾這種搶存戶錢的行為。它們把用存戶的錢去挽救銀行的做法,解釋為倘若不每人犧牲一點,一旦銀行倒閉,存戶就連一毛錢也不能取回。這種說法表面上好像有道理,不過細心一想,其實破綻百出。試想想,政府多年對金融業的規管,目的不就是為了保障小存戶嗎?怎麼到頭來,是政府自己要搶小存戶的錢?為了解決歐債危機,歐洲中央銀行已經大量印鈔替成員國還債,同時借貨幣貶值引起的通脹,減低將來的實際還款額。這還不夠,現在竟要明刀明槍借交稅的名義,搶存戶的血汗錢。

這種荒謬的建議,已經被塞浦路斯的國會議員否決了。不過他們否決的原因,與其說是捍衛存戶的利益,倒不如說是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來得貼切,他們為了選票,甘冒歐盟拒絕援助的風險,拒絕歐盟要塞浦路斯徵收存款稅的要求。

 

破產後可浴火重生

相反,歐盟的政客大多都不是透過民主選舉選出,所以他們的政治壓力,並非來自選票,而是歐洲的大一統願景。他們的存在目的,正正是為了讓歐盟得以持續。而以歐洲現時的經濟狀況,實在不能不停印銀紙救人。他們認為,要讓每個成員國得救,唯有靠存款稅等措施。同時,歐元區的主要金主德國,還有半年就大選,總理默克爾所屬的基督教民主聯盟(香港媒體簡稱為「基民盟」),要向國民交代,為何用國家儲備挽救其他歐元區國家;要受助國家交存稅款,就會讓德國人相信,受助國家也承擔部分責任,減少對執政聯盟的怨憤。兩項因素加起來,就出現存款稅這種反智的政策。

執筆之際,歐盟仍在跟塞浦路斯協商援助條款,最後的結果,要跟讀者一起見證。筆者在此不厭其煩,重申本會的立場:資本主義的美妙之處,在於汰弱留強,應該破產的,就不應出手拯救,反而是讓它盡早破產。要是塞浦路斯願意痛痛快快宣布破產,起碼存戶的利益會得到一定的保障,而非好像現時般,一定要交存款稅,被政府剝削。金融風暴後,港府讓百富勤破產,香港也一樣挺過來;五年前的冰島破了產,現在也一樣浴火重生。

讓應該破產的人破產,是給予他們一個重生的機會,繼續印銀紙救國,其實只是向垂死病人不斷注射類固醇,令他半死不活,垂死掙扎。

 

獅子山學會助理研究員

羅繼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