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憑煉成的無間地獄

蘋果日報 (論壇 B19, 2013.04.22)

 

副學士當年推出之時,曾經為不少莘莘學子帶來虛假的希望。但「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副學士自董建華年代推出以來,失望總是多於希望。副學士的最大問題,是得物無所用。手執副學士文憑,既沒有大學畢業生的叫價能力,又沒有高中畢業生般膽正命平,結果副學士畢業生落得兩面不是人的下場。更糟糕的是,學生的付出跟收穫根本不成正比。副學士的認受性低,偏偏學費驚人,動輒5、6萬一年,比起大學學費更昂貴。不少學生只好靠借貸度日,結果未有任何收入之前,就已欠下大筆債務。三數年下來,副學士畢業生已欠下10多萬債務,對一個只有萬多元月薪的畢業生來說,不可謂不沉重。

據4月19號的《蘋果日報》〈援交六年為讀大學少女取得學位欠政府30萬堅決唔再做〉的報道,該名少女可謂這個機制下的最大受害人,她誤信一紙文憑帶來的希望,認為大學的畢業證書,才是在社會立足的入場券。結果不惜出賣肉體,換取學費,就只為一個大學學位。其實現時回頭一想,該名女生現任職文員,月入萬多元。這個職位,就算不是大學畢業生也能勝任。要是她能及早面對現實,不被政府的宣傳口號所迷惑,於高中畢業時就出來社會工作。六年的光景,絕對足夠讓她從前線員工,晉升至經理級別。要是當初她選擇的是另一條路,她的人生很可能變得不一樣。

各位讀者要認清一個事實:副學士文憑只是一張「發水」文憑,這只是各大專院校為了替成績不理想,而未能進入大學的學生而設的一張「偽大學證書」。經由各大專院校聯手濫發後,副學士的價值就如津巴布韋幣一樣,被「學位通脹」所蠶食。更要命的,是副學士學生經歷了三數年恍如大學生般的生活,繳交了恍如大學生般的學費,到畢業後才發現原來幻想跟現實有一段距離。副學士不只是一個虛假的希望,更是一個詛咒,讓無數本應要醒覺的學生得以繼續沉醉在校園生活中,而沒有及早認清社會的真面目。

各位文憑試的考生,當你們要考慮將來的出路時,希望你們會小心選擇。

 

羅繼堯

獅子山學會助理政策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