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漠視人民的投資需要

香港商報 (智庫爭鳴 A03, 2013.09.27)
到歐洲參加國際會議,途經法蘭克福機場。該市為德國金融中心,旅遊景點不多,值得參觀的反而都在市外車程約一小時的地區,例如把活字印刷術在歐洲發揚光大的古騰堡,其博物館就在40公里外的緬恩斯(Mainz)。另外,歐陸古老的大學城海德堡坐火車一小時就到。時間所限,這些非常有歷史價值的古城我都沒法去,醉心貨幣歷史的我,反而選擇到位於法蘭克福的歐洲中央銀行(ECB)的總部。
貨幣歷史令人唏噓
歐央行作為繼聯儲局後最重要的中央銀行,其制訂的貨幣政策可謂影響全球,不過總部建築物不算宏偉,至少比附近的商業銀行總部不算突出,比起彈丸之地香港的政府總部「門常開」甚至可以用「寒酸」來形容,更不要說沒有香港金管局那種大地在我腳下、傲視維港的氣勢了。
歐央行總部不開放給公眾參觀,但樓下有一間官方紀念品售賣店。店舖雖小,我卻花了兩個小時參觀,因出售的紀念品,是貨幣歷史的大寶藏。
首先,為紀念歐元面世,店內出售一套又一套由不同歐元區成員國、於不同年份鑄造的紀念幣,賣得最貴的,除了梵蒂岡外,要數希臘這個仍然在掙扎留在歐元區的紀念幣,不知是否錢幣收藏人士預計希臘最終要被逐出歐元區而趁低價收集,以致需求大增?
另外,德國人曾引以為傲的西德馬克亦有發售,但更吸引我的,是放在一旁賣三歐元一枚的「其他錢幣」,裏面有其他國家包括前東德馬克和蘇聯的錢幣。我肯定的,是這些貨幣除了剩下一點收藏價值,實際上都不值錢了。店內亦出售德國威瑪共和國和納粹時期的貨幣,這些貨幣也都只剩下欣賞價值了。
上述貨幣,不是發掘出來的遠古文物,反之,都是近百年由幾個最強大國家發行的貨幣,卻明顯經不起歷史洪流的洗禮。這些爛銅鐵,代表一個又一個家庭的財富被蒸發。但如果把歷史推遠一點,100年以前的大面額錢幣,要是真品,還有一點價值,其購買力能相對保持,因為從前的大面額錢幣都總有真金白銀在裏面。古羅馬出土的貨幣,有的還金光閃閃呢!這些歷史,究竟跟讀者何干?就是現代所有國家的貨幣發行,都沒有實物在背後支持,純粹靠人民對政府的信任,不過歐央行的紀念品小店不經意地說出了不方便的真相,就是許多國家發行的鈔票,最終價值就如它發售的另一紀念品,以50歐元為設計的卷裝廁紙一樣———許多國家發行的紙幣,只經過數十年,就真的貶值到連草紙的價值都不如!
莫為一小撮人打擊大多數
因此,特別在美國政府帶頭印鈔的情況下,數口精的香港和內地同胞,都希望買樓保值,後果就是推高樓價,引起其他的社會問題。不過,如果政府只顧打擊樓市,卻沒有考慮市民希望買實質資產保值的需要,最終只會衍生其他更難控制的問題,例如內地游資買下如雷曼迷債的理財產品,造成影子銀行問題,香港人由炒樓變炒舖到炒車位,現在可能被迫炒股,甚至被迫到海外買物業,更沒有保障,有能力參與的人更少。說到底,政府只顧上不到車的一小撮人,打擊希望投資保值的大部分市民,最後令這些人蒙受沉重的投資損失,對長遠穩定管治沒有好處。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王弼

香港商報 (智庫爭鳴 A03, 2013.09.27)

 

到歐洲參加國際會議,途經法蘭克福機場。該市為德國金融中心,旅遊景點不多,值得參觀的反而都在市外車程約一小時的地區,例如把活字印刷術在歐洲發揚光大的古騰堡,其博物館就在40公里外的緬恩斯(Mainz)。另外,歐陸古老的大學城海德堡坐火車一小時就到。時間所限,這些非常有歷史價值的古城我都沒法去,醉心貨幣歷史的我,反而選擇到位於法蘭克福的歐洲中央銀行(ECB)的總部。

 

貨幣歷史令人唏噓

歐央行作為繼聯儲局後最重要的中央銀行,其制訂的貨幣政策可謂影響全球,不過總部建築物不算宏偉,至少比附近的商業銀行總部不算突出,比起彈丸之地香港的政府總部「門常開」甚至可以用「寒酸」來形容,更不要說沒有香港金管局那種大地在我腳下、傲視維港的氣勢了。

歐央行總部不開放給公眾參觀,但樓下有一間官方紀念品售賣店。店舖雖小,我卻花了兩個小時參觀,因出售的紀念品,是貨幣歷史的大寶藏。

首先,為紀念歐元面世,店內出售一套又一套由不同歐元區成員國、於不同年份鑄造的紀念幣,賣得最貴的,除了梵蒂岡外,要數希臘這個仍然在掙扎留在歐元區的紀念幣,不知是否錢幣收藏人士預計希臘最終要被逐出歐元區而趁低價收集,以致需求大增?

另外,德國人曾引以為傲的西德馬克亦有發售,但更吸引我的,是放在一旁賣三歐元一枚的「其他錢幣」,裏面有其他國家包括前東德馬克和蘇聯的錢幣。我肯定的,是這些貨幣除了剩下一點收藏價值,實際上都不值錢了。店內亦出售德國威瑪共和國和納粹時期的貨幣,這些貨幣也都只剩下欣賞價值了。

上述貨幣,不是發掘出來的遠古文物,反之,都是近百年由幾個最強大國家發行的貨幣,卻明顯經不起歷史洪流的洗禮。這些爛銅鐵,代表一個又一個家庭的財富被蒸發。但如果把歷史推遠一點,100年以前的大面額錢幣,要是真品,還有一點價值,其購買力能相對保持,因為從前的大面額錢幣都總有真金白銀在裏面。古羅馬出土的貨幣,有的還金光閃閃呢!這些歷史,究竟跟讀者何干?就是現代所有國家的貨幣發行,都沒有實物在背後支持,純粹靠人民對政府的信任,不過歐央行的紀念品小店不經意地說出了不方便的真相,就是許多國家發行的鈔票,最終價值就如它發售的另一紀念品,以50歐元為設計的卷裝廁紙一樣———許多國家發行的紙幣,只經過數十年,就真的貶值到連草紙的價值都不如!

 

莫為一小撮人打擊大多數

因此,特別在美國政府帶頭印鈔的情況下,數口精的香港和內地同胞,都希望買樓保值,後果就是推高樓價,引起其他的社會問題。不過,如果政府只顧打擊樓市,卻沒有考慮市民希望買實質資產保值的需要,最終只會衍生其他更難控制的問題,例如內地游資買下如雷曼迷債的理財產品,造成影子銀行問題,香港人由炒樓變炒舖到炒車位,現在可能被迫炒股,甚至被迫到海外買物業,更沒有保障,有能力參與的人更少。說到底,政府只顧上不到車的一小撮人,打擊希望投資保值的大部分市民,最後令這些人蒙受沉重的投資損失,對長遠穩定管治沒有好處。

 

獅子山學會行政總監王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