蠅禍聯想

爽報 (港聞 V24, 2013.10.15)
屯門爆發的蠅禍,肯定對居民構成極大滋擾。政府的應對,更是一場政治災難的開始。究竟烏蠅從何而來,現時沒有人知道。不過屯門的居民已經認定,源頭是堆填區。
環保署的官員,以一貫條件反射式思維,指沒有證據顯示烏蠅來自堆填區。從屯門居民的視點看,環保署的回應,一是語言偽術,二是無心解決問題。再者,自將軍澳堆填區擴建遭否決,屯門居民或許覺得,既然將軍澳可以否決堆填區,為何屯門人不能團結起來?就算屯門居民不是這樣想,屯門區的政客,也會見到今次蠅禍,是不可多得的「機會」。
我不怪政客。將民意轉化成政治,是他們的存在意義。至於官僚,也只是屁股指揮腦袋,必須要捍衞政府既定立場。現時香港唯一處理固體廢物的方法,就是堆填,所以只要沒有明確證據,他們就不會多走一步,固體垃圾問題,是個死局。現存的堆填區滿了,政治上不可能再開闢新的。 焚化,其實技術上已經比往日成熟,污染問題也大大減少,本是一條出路。可是,環保分子站在道德高地,只知大叫「源頭減廢」。
源頭上再減,也不見得香港可變成一個零垃圾的社會。不過,政府就為「源頭減廢」做點事吧。消息指環保署已經肯定會推出生產者責任計劃,盡快立法強制回收。
強徵按金回收廢物
強制回收,原則上就可以減少垃圾;實際的操作,其實是要進口商和生產商,出售商品時強制加上一個百分比的回收按金,到消費者交回廢物時退回按金。不過,要是消費者不退回,或者進口商和生產商已經結業,廢物仍然要送往堆填和焚化,最終能夠減少多少廢物,仍是未知之數。
有一點可以肯定,在這個計劃之前,政府是從來沒有一個機制,要進口商和生產商,代政府收錢。噢,大家記得膠袋稅嗎?那膠袋稅之前,政府也沒有一個機制,要零售商代政府收錢。這兩項加起來,就是銷售稅和增值稅的行政基礎了。究竟這是環保,還是有其他動機,留待大家自己參詳。
專欄電郵:mailto:mcwriter@sharpdaily.com.hk
李兆富

爽報 (港聞 V24, 2013.10.15)

 

屯門爆發的蠅禍,肯定對居民構成極大滋擾。政府的應對,更是一場政治災難的開始。究竟烏蠅從何而來,現時沒有人知道。不過屯門的居民已經認定,源頭是堆填區。

環保署的官員,以一貫條件反射式思維,指沒有證據顯示烏蠅來自堆填區。從屯門居民的視點看,環保署的回應,一是語言偽術,二是無心解決問題。再者,自將軍澳堆填區擴建遭否決,屯門居民或許覺得,既然將軍澳可以否決堆填區,為何屯門人不能團結起來?就算屯門居民不是這樣想,屯門區的政客,也會見到今次蠅禍,是不可多得的「機會」。

我不怪政客。將民意轉化成政治,是他們的存在意義。至於官僚,也只是屁股指揮腦袋,必須要捍衞政府既定立場。現時香港唯一處理固體廢物的方法,就是堆填,所以只要沒有明確證據,他們就不會多走一步,固體垃圾問題,是個死局。現存的堆填區滿了,政治上不可能再開闢新的。 焚化,其實技術上已經比往日成熟,污染問題也大大減少,本是一條出路。可是,環保分子站在道德高地,只知大叫「源頭減廢」。

源頭上再減,也不見得香港可變成一個零垃圾的社會。不過,政府就為「源頭減廢」做點事吧。消息指環保署已經肯定會推出生產者責任計劃,盡快立法強制回收。

 

強徵按金回收廢物

強制回收,原則上就可以減少垃圾;實際的操作,其實是要進口商和生產商,出售商品時強制加上一個百分比的回收按金,到消費者交回廢物時退回按金。不過,要是消費者不退回,或者進口商和生產商已經結業,廢物仍然要送往堆填和焚化,最終能夠減少多少廢物,仍是未知之數。

有一點可以肯定,在這個計劃之前,政府是從來沒有一個機制,要進口商和生產商,代政府收錢。噢,大家記得膠袋稅嗎?那膠袋稅之前,政府也沒有一個機制,要零售商代政府收錢。這兩項加起來,就是銷售稅和增值稅的行政基礎了。究竟這是環保,還是有其他動機,留待大家自己參詳。

 

專欄電郵:mailto:mcwriter@sharpdaily.com.hk

李兆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