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3031526348

Je Suis 楊偉雄

信報財經新聞  / 2017-09-15 /

Je Suis 楊偉雄

有些事筆者經常思考,例如究竟香港人知否政府的legitimacy是什麼?香港人DNA裡面包含批評政府的部份,無論藍絲黃絲,同樣每天認為政府做得不夠多。可是,近日批評特區政府官員的,不只港人,而是我們偉大祖國最成功之一的騰訊馬主席和創科基金始創人。

創科局楊偉雄局長今天被祖國的重量級人物封為「零分局長」,相信比任何本港公關災難更加災難,上下官員立刻進入危機管理狀態。可是,楊局長今天成為笑柄,是因為他「無用」,令特區政府失去顏面,但大家有否想過,如果有朝一日,他成為「一百分局長」,又代表什麼?

創科局,經常被笑只得一個見過Steve Jobs的局長,其實比起這事,更加厲害是它的取名。創科,有誰不想?就算星斗市民,都想香港創科,所以「創科」局,一定有用,一定受歡迎的!但事實這樣嗎?如果創科局能創科,難道房屋署能解決房屋問題,教育署就能夠教育下一代?改個好名,代表問題立即解決,還是只是惡夢的開始?

如果創新科技是解決現有問題,顛覆傳統,那麼香港最大的問題源頭是什麼?換句話說,香港的創業家缺乏什麼?難道是創意?難道是要自己一手從無變有製造一件貨物,由或者一種服務的決心?還是大家眼見,能夠改善現狀的意念,被阻撓,而挑戰各種霸權的,被現有制度綁著,吓吓都「不誠實使用電腦」拉人。要政府投放資源,難道香港儲蓄率不夠高,無人日日投資,世界各國零息印錢,資金氾濫不夠嚴重?

當然現在局長每月「白逗」月薪約30萬元,是浪費。可是,這只是每年300多萬。相比一個「一百分局長」,每年「投資」億億聲大白象,我寧願大家繼續笑他零分。問題是,究竟政府中央管理,有什麼項目是一個以自己理想為原動力的創業家做不到的?有人會以為政府比創業家更有創意嗎?難道政府能獲得更平更抵的成本?請問政府十年內有哪一個工程不是不斷超支收場?政府幫忙?不用,謝謝。你制度不阻我,不再用「不誠實使用電腦罪」拉我,便已經感激不盡了。

政府「投資」創科發展,正正侮辱千千萬萬辛辛苦苦尋找資金,和絞盡腦汁想辦法的創業者。政府的性質,從行為表露無遺。就算它不斷重覆自己有多寬容創新,一句「創新必定要合法」,但見到法律過時,卻無動於衷,證明政府目標,根本是保護現狀。創科代表顛覆傳統,更改現狀。香港政府似是協助我們帶來改變,還是用盡方法保護現有利益集團?

一個摧毀創意的制度,怎樣能鼓勵創業?Model answer便是沒有可能。不過,做人正面便沒有沒可能的事。一個摧毀創意的制度,要鼓勵創意,很簡單:當它用盡一切方法無為。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同樣被批評為hea,無用,可是他在市民心中的地位,其他官員只能痛恨。這是何解?

當然政府有重大責任減低對顛覆的干預。但從兩年功績看見,無人相信創科局能夠在這方面有貢獻,所以楊局長唯一的功用,就是將創科局對香港的破壞減至零。零分局長,就是一百分局長。

香港人依舊發夢,以為換了個局長就一天都光晒,還未明白制度的問題誰人做局長都是一樣。楊偉雄局長,就算香港無人支持你,獅子山學會都會做你唯一fans。Je suis 楊局長!希望一天所有局長都以楊局長為榜樣,全都成為零分局長,等香港人終於可以抖抖氣!

Laurence Pak 白仲祺
獅子山學會營運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