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綜援官員責無旁貸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2007-12-24
P30  |  經濟.企管  |  獅子山學會  |  By 王弼

 

    自從美國樓市大調整引致次按危機爆發,美國聯儲局主席貝南奇已向政治現實低頭,放棄以通脹目標為本的貨幣政策,數度減息,以致十一月份的CPI按月增加百分之零點八,為兩年高位。

香港人對樓市下挫如何影響經濟一定不陌生,為免美國經濟陷入衰退,貝南奇將如他在二○○二年所說,在直升機向民眾撒錢—濫發鈔票是也!可惜的是,今天中國已由過往的輸出通縮轉為輸出通脹,已無力吸收濫發的鈔票。在油價高企、人民幣持續升值下,香港的通脹問題只會更嚴重,而最受影響的當然是低收入人士。

改革綜援金發放機制

有見及此,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在回應立法會議員質詢時便表示,食品價格在十月份較去年同期上升百分之七點四,明白到物價上升會對低收入家庭造成沉重壓力,故計劃把綜援標準項目金額上調百分之二點八,以保持其購買力;如高通脹情況持續,會考慮來年會按通脹調整綜援標準項目金額。

回想當局在二○○三年香港經濟作V型反彈時才劃一扣減綜援金額百分之十一點一,其後香港便走出通縮來看,政府永遠是後知後覺的,現在才增加綜援金額百分之二點八看來不能解決綜援戶的燃眉之急。

說到底,鼓勵綜援戶投身工作來分享經濟增長的成果才是最快和治本的方法,可是在黃葵香事件上看到,現在的綜援制度懲罰自力更生的人,獅子山學會認為,政府應做的是大刀闊斧改革現在的綜援金發放機制,而不是僅僅隔靴搔癢的調整金額。

比方說,在綜援制度下,重新投入工作的綜援戶除首月的工資可全數豁免外,其豁免計算入息最高額為二千五百元,即無論綜援人士如何努力工作,他們的最高回報就是二千五百元。扣減車資、午膳的費用,他們能得多少?萬一沒向社署申報,更會被追討欠款(要明白繁複的細節不是容易理解的)。黃葵香選擇自殺,就是不明白為何選擇自力更生還遭如此涼薄的對待。 在豁免計算入息上,當局可否把全數入息豁免期延長,然後逐步調減?

還有,現在領取綜援是沒有期限的,這當然是因為針對長者和殘疾人士,但實情是健全的人也可無了期領取綜援。這樣一刀切的制度當然是官員為了方便自己,但連被認為是福利社會的加拿大,它的失業救濟金也最多可領取半年,我們高薪厚職的官員們可否勤力一點,使綜援制度可針對不同年齡、家庭和身體狀況的人而調整發放的期限?這可減低濫用,而省下的錢就可應付延長入息豁免期的支出,鼓勵失業人士投身工作。

上星期我們建議,以改革綜援代替增生果金也是同一道理,政客為拿到最多的掌聲,當然希望政府派發更多而人人有份的生果金,可是這顯然不是扶貧之道,我們希望納稅人的血汗能集中幫助有需要人士。改革綜援能更有效幫助貧苦長者,因為現在綜援計劃的資產限額也近乎一刀切的,健全成人為二萬二千元,而老人、殘疾人士則為三萬四千元,差額僅只一萬二千元,對沒有工作能力的人士來說,這安排又是否合乎情理?對他們資產限制是否也可以較為寬鬆?

應否定一刀切制度

總而言之,獅子山學會認為,綜援改革的方向應否定現在方便官僚的一刀切制度,不應再鼓勵健全成人無了期領取綜援而懲罰自力更生的人;對健全的失業人士和真正的弱勢社群不應以同一政策看待。特區的官員們,你們的薪酬在世界各地的同袍中名列前茅,你們可以用心一點對待我們嗎?兩星期前黃葵香之死,仍控訴現今香港的綜援制度。如果寫這篇文章,可再提醒公眾綜援制度改革的逼切性,可減少一個現行制度下的冤魂,也不枉我們舊調重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