駭客與創業家

香港商報 (智庫爭鳴 A03, 2013.07.22)
很多人都誤解駭客文化,以為駭客文化等於「駭客」(港又被人稱為「黑客」),而駭客又必定是從事電腦罪行。很可惜,這種不太嚴謹的邏輯推斷,令駭客文化尚未普及就蒙上惡名,結果胎死腹中。為此,筆者希望借本文為駭客文化洗脫不白之冤。
事先聲明,本文所講的駭客文化,與各種電腦罪行無關。本文所講的只是一種思維、一種新的思考方法,簡而言之,駭客文化就是繞過既有的制度。
要了解駭客文化,就要先了解何謂制度。制度的定義很廣闊,有既定反應,既定風格(英文稱之pattern)的事物,都是的制度一種,所以規則、程序、慣性思維都是制度的一種。我們大都喜歡既定的事物,因為蕭規曹隨,我們根據既有的制度做事,既可省卻思考的時間,又可減低犯錯的機會。結果,我們都不知不覺間慣於依賴各種制度,也省卻很多麻煩。
但讀者都明白,過於依賴制度,就會失去對制度應有的批判思維。駭客文化,就是要挑戰制度,繞過制度。微軟的創辦人曾言:「我喜歡聘請懶人做事,因為他們總能找到省時省力的做法。」無視現有做法而另創新猷,這就是駭客本色。
駭客就是創新猷
美國人卡爾根(Americusf.Callahan)大概是其中一名最能影響世界的駭客。以前,信封上都沒有窗口,結果大家要把地址寫兩次:一次在信紙上,另一次在信封上。卡爾根認為這種做法太浪費時間。他沒有按照既有的做法,把地址抄兩次,而是在信封上開了一個窗口,那麼只須在信紙上寫好地址,就可以顯示在信封的窗口上。他把一般人的想法「駭」了。一個小發明從此改變世界。
走筆至此,相信不少讀者發現,駭客文化與大家經常提倡的「創業家精神」極為相似。兩者都是講求創新,並提供特有的服務給別人。不過,兩者的出發點有所不同:駭客文化看重的是現有體制,可以的話加以利用,否則另闢門路,達成目的;而創業家精神的重點,則是價值創造,製造獨有的產品服務世人。其實,筆者認為,兩者本是一體兩面,只是出發點不同而已。
堅守崗位與改變世界
要維持世界運行,必定需要人手。不同人有不同的崗位,你的崗位愈特別,愈難以取代,獲得的報酬自會愈高。醫生、律師等專業工種因需要非常專門的技能,而他們的技能又是大多數人需要的,所以他們的報酬才那麼高。這亦是為何那麼多家長希望子女學一門專業。
但希望衣食無憂,甚或大富大貴,除了堅守崗位外,另一做法就是改變世界,讓世界運作得更好,讓更多人過得富足。這種人總能挑戰並改良現行制度,讓其他人自願跟從他發明的新制度、新產品。這種人,就是駭客,就是創業家。
獅子山學會助理政策研究員羅繼堯

香港商報 (智庫爭鳴 A03, 2013.07.20)

 

很多人都誤解駭客文化,以為駭客文化等於「駭客」(港又被人稱為「黑客」),而駭客又必定是從事電腦罪行。很可惜,這種不太嚴謹的邏輯推斷,令駭客文化尚未普及就蒙上惡名,結果胎死腹中。為此,筆者希望借本文為駭客文化洗脫不白之冤。

事先聲明,本文所講的駭客文化,與各種電腦罪行無關。本文所講的只是一種思維、一種新的思考方法,簡而言之,駭客文化就是繞過既有的制度。

要了解駭客文化,就要先了解何謂制度。制度的定義很廣闊,有既定反應,既定風格(英文稱之pattern)的事物,都是的制度一種,所以規則、程序、慣性思維都是制度的一種。我們大都喜歡既定的事物,因為蕭規曹隨,我們根據既有的制度做事,既可省卻思考的時間,又可減低犯錯的機會。結果,我們都不知不覺間慣於依賴各種制度,也省卻很多麻煩。
但讀者都明白,過於依賴制度,就會失去對制度應有的批判思維。駭客文化,就是要挑戰制度,繞過制度。微軟的創辦人曾言:「我喜歡聘請懶人做事,因為他們總能找到省時省力的做法。」無視現有做法而另創新猷,這就是駭客本色。

 

駭客就是創新猷

美國人卡爾根(Americusf.Callahan)大概是其中一名最能影響世界的駭客。以前,信封上都沒有窗口,結果大家要把地址寫兩次:一次在信紙上,另一次在信封上。卡爾根認為這種做法太浪費時間。他沒有按照既有的做法,把地址抄兩次,而是在信封上開了一個窗口,那麼只須在信紙上寫好地址,就可以顯示在信封的窗口上。他把一般人的想法「駭」了。一個小發明從此改變世界。

走筆至此,相信不少讀者發現,駭客文化與大家經常提倡的「創業家精神」極為相似。兩者都是講求創新,並提供特有的服務給別人。不過,兩者的出發點有所不同:駭客文化看重的是現有體制,可以的話加以利用,否則另闢門路,達成目的;而創業家精神的重點,則是價值創造,製造獨有的產品服務世人。其實,筆者認為,兩者本是一體兩面,只是出發點不同而已。

 

堅守崗位與改變世界

要維持世界運行,必定需要人手。不同人有不同的崗位,你的崗位愈特別,愈難以取代,獲得的報酬自會愈高。醫生、律師等專業工種因需要非常專門的技能,而他們的技能又是大多數人需要的,所以他們的報酬才那麼高。這亦是為何那麼多家長希望子女學一門專業。

但希望衣食無憂,甚或大富大貴,除了堅守崗位外,另一做法就是改變世界,讓世界運作得更好,讓更多人過得富足。這種人總能挑戰並改良現行制度,讓其他人自願跟從他發明的新制度、新產品。這種人,就是駭客,就是創業家。

 

獅子山學會助理政策研究員羅繼堯